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一期鶴】無心插柳

※當初打來自我治癒用(?
※形象掉滿地注意
※歐歐吸那是當然有的





前一晚下了整夜大雪,大家都選擇緊閉門窗抵禦寒風,窩在室內圍著炭火或乾脆縮進暖桌裡。隔天一早雪已經停了,天空晴朗,太陽高掛頭頂,除了屋頂和庭院裡厚厚積雪外找不到夜晚颼颼風雪的影子,雖然氣溫還是很低,但這天是難得的休息日,不僅不必出征,連農活養馬都沒安排,審神者表示大夥兒可以隨意放鬆。

過了早飯時間後庭院裡就出現三三兩兩追逐嬉鬧的身影,短刀們全在兄長叮嚀下穿戴足夠保暖的衣物,戴著毛帽和厚手套,圍巾不再是沖田二人組的專利,各種花樣五顏六色,像極了他們外表年紀的孩子應有的樣子。
長谷部認份地在審神者房門外等待指示,收到要他馬上去休息的指令反而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給螢丸和愛染著妥禦寒裝備打算回房的明石恰巧經過,拍拍他肩膀說如果不知道做什麼的話不如就睡覺吧。

老人家們一如往常地坐在走廊下喝茶吃點心,看著空地上開始打起雪仗的年輕後輩,成員增加了(心智上的)超大型短刀和泉守兼定,說什麼都會捨命陪兼先生的堀川國廣,路過被捉住結果到最後反而玩得最認真的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以及被喧鬧聲吸引來的鶴丸國永,陣仗甚是驚人。庭院裡登時殺聲四起,雪球亂飛,有些被捏得太紮實砸在身上頗為疼痛,結果只是引起下一輪更加激烈的攻防,狠勁完全不輸平常出征在戰場上面對敵人時。

混亂中不知是誰帶頭公報私仇,集中火力將矛頭指向平常到處作怪捉弄人的鶴丸,由於在場每個人都受過他各種驚嚇,局勢呈現一面倒的狀況,即使他再不服輸也只能一邊大笑一邊跑著閃躲,偶爾抓緊空檔做些反擊。

「啊。」
側身閃過沖田二人組的聯手攻擊,鶴丸眼角餘光瞄到雪球越過自己後飛行的方向,意識到即將發生的事而露出“哎呀這下可好了”的複雜神情。

眾人隨著他的視線望去,瞬間動作都停了下來。
其中一顆雪球在半空中劃著弧度精準的拋物線往走廊方向飛去,不偏不倚落在正和鶯丸聊得開心的三日月頭上。
四下頓時鴉雀無聲。

三日月輕輕將陶杯擺放好,起身優雅地拍落頭頂和肩上的碎雪,而後捲起衣袖。
「哈哈哈哈……真熱烈啊,我也要認真了。」
「別把真劍必殺發揮在這種事情上啊爺爺……!」獅子王見狀慌張地想衝上前阻止,卻被鶯丸一臉鎮定地攔了下來。
「他早就蠢蠢欲動半天了,好不容易抓到時機,就讓他去吧。」
說罷還順手塞了串丸子給他,獅子王還搞不太清楚狀況,只好抓抓頭老實接過點心。

過於認真的玩耍持續到接近正午,燭台切在廊上拉高嗓門喊大家吃午餐才結束,一群年紀明明早都不小的刀邊用餐還滿臉意猶未盡,雖然最熱愛的地方還是非戰場莫屬,人類發明的遊戲依舊讓他們樂此不疲,玩得飢腸轆轆胃口大開,滿桌飯菜沒多久一掃而空。



將弟弟們需要縫補的衣服處理完畢再打掃自己房間後,一期一振提著掃除工具準備歸還,經過屋後前往倉庫半途,他撞見令人匪夷所思的畫面忍不住停下腳步多看幾眼。
鶴丸獨自蹲在井邊,面前是裝滿的水桶,他雙手扶著邊緣彎著身子,將臉湊向桶內,恰巧保持在能夠泡住整張臉的高度,從一期一振的角度看過去那動作非常意義不明,還有點類似在書裡看過的,遇到危險時會將頭埋入砂土中的生物,印象中好像叫鴕鳥來著。

「鶴丸殿下……您這是在做什麼?」
「噗哈!」突然出現人聲讓鶴丸措手不及,身體直直彈起,臉上的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流沾濕領口,解除憋氣狀態後他在冰冷的空氣中用力呼吸。「哇啊原來是你啊一期……嚇了我一大跳。」
「抱歉。」看那副狼狽樣都有些於心不忍,一期一振取下披在肩頭的毛巾走到他面前,從整張臉到頸部仔細地擦拭,最後搓了搓濕漉漉地黏在額上的瀏海。

動作間少許的肌膚接觸令他心中升起疑惑,平常時候鶴丸體溫總是偏低,這時手指接觸到的部分卻熱烘烘相當反常,定眼一看不難發現應該蒼白的兩側臉頰和鼻樑明顯泛紅。
「您這樣沒意外應該是曬傷了。」
「哈?怎麼會,我看今天太陽這麼大還乖乖找出帽子戴上呢!」鶴丸臉上寫著大大的我不相信,不顧搭上場景多麼滑稽特地戴了夏天才應該登場的草帽,怎會竟然沒用。

「因為這個。」一期一振指了指遠離通道還沒被大家腳步蹂躪過的潔白雪堆,看對方歪著頭完全沒明白的模樣繼續補充道,「您在院子裡玩了一個上午,因為雪會反射陽光,只戴帽子擋不住的,我猜您大概嫌擦防曬油太麻煩又假裝忘記了吧?」
「啊哈哈……確實是這樣呢……」
看著那飄移開來的眼神,一期一振忍不住嘆口氣,「主人可是特地為您買的呢,不想再曬傷的話請乖乖地記得。」
「哦──」

「還有,曬傷不是把臉浸在水裡一會兒就能治好的,現在這種天氣您這樣做只會感冒。藥研那裏還有夏天您曬得很嚴重那回剩下的蘆薈膏,除此之外還要用毛巾冷敷……」
「一期你的手冰冰涼涼的真舒服啊,這不就冷敷了?」鶴丸抓著他的手掌往自己臉上貼,對於剛才短暫接收到的觸感甚是滿意,右手還不夠連左手都抓來了。

剛被喚醒的最初時期鶴丸對於微小的肢體接觸也相當反感,即使是過去早就熟識的一期一振,都曾因為只是輕拍肩膀想提醒他回頭而被狠狠拍開過,雖然後來隨著相處時間累積好轉許多,鶴丸也為那件事道了歉,但這種程度的親近還是頭一遭。事主還在為叮嚀被打斷感到氣餒,當他反應過來時鶴丸已經將兩隻手掌牢牢按在臉上,還一副相當滿意的樣子。

「鶴丸殿下,冷敷不是這樣,請您放開。」即使努力讓語氣平靜好掩飾措手不及的情緒仍阻止不了心跳逐漸加速,理智上認為應該抽開雙手,卻又沒法心一橫付諸實行。
「再一下下就好。」
然而這個一下下持續得有點久,久到一期一振都能感覺到自己手心早就不再冰涼,鶴丸還是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您先去藥研那兒領蘆薈膏吧。」他想了想,突然決定豁出去做個小小嘗試,勾動指尖輕輕撫過對方沒被曬腫的耳垂,那塊白得看起來相當好捏的肉摸起來確實柔軟。
一期一振以為接下來自己會至少被賞個一兩拳,結果沒有。
鶴丸被他出乎意料外的舉動逗樂了,瞇起眼咧開嘴露出潔白的牙齒,終於放過被綁架許久的雙手。「好,可是還沒冰敷夠呢,你等等再來幫我吧?」

「正確的方式並不是那樣子,您……唉好吧,」認命地又嘆了一口氣,對於鶴丸的笑容始終招架不住,一期一振只能認栽。
「我把工具放回倉庫,等等就過去。」

END

說穿就是一個橫豎都可以曬傷的歹命人毫無意義的靠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92-8009368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