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一藥一】偶一為之

※大遲到的大阪城2nd小短文
※因為我自己也分辨不出究竟算一藥還是藥一就都標了(...
※一如往常的清水跟一如往常的OOC
※無臉審神者出沒

CP有標拜託看一下3QQQQ


偶一為之





幾天以來重複著在太陽升起前便出發進入地底,直到太陽西下後才帶著獲得物資收兵的日子,名副其實地過著不見天日的生活,因此當終於抵達大阪城最深處,工作告一段落返抵本丸時,早已習慣地道僅有的昏暗炬光的眾人們,踏進大門後竟覺得庭院裡燈火相當刺眼。秋意盎然的楓紅景致在夜間黃色燈光烘托下洋溢不同日間的靜謐美感,偶爾有幾聲蟲鳴自草叢間傳出,在這個原本時間與季節停滯著的世界裡,審神者依然堅持依個人興趣在本丸打造出栩栩如生的各種風景。

主屋大廳方向燈火通明,大家肯定早已準備好任務圓滿結束例行的慶祝會,隊伍裡只有少數輕傷的傷員,確實可以稱得上是圓滿達成目標。眾人歸來後便各自散去,該簡單治傷的前往手入室,負責搬運資材的將收獲運至倉庫,其他人幫忙將馬匹牽回馬廄,這次奉命擔任隊長的一期一振則向審神者報告最後的任務彙整,完成後往大廳前進的路途中,隨著距離愈來愈接近,熱鬧歡笑的聲音也愈來愈清晰,然而站在走廊轉角燈光下的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

「唷,大哥,辛苦啦。」
由於當天沒有分配到工作,藥研藤四郎穿著輕便的浴衣,雙手兜在袖子裡,隨意地靠在廊邊的柱子下。

「我回來了。」一期一振靠過去拍拍他肩膀,反手朝傳來陣陣吵鬧聲地大廳指了指,「走吧,等等大家以為你又在房間研究草藥忘記吃飯可不好。」





接到又有新的刀劍付喪神顯現的情報之後,才剛結束秘寶之里搜索活動,正瀰漫著休假氣息的本丸又再度忙碌起來,不過此次的目標區域大阪城由於先前早已探索過,而且旁支預備工作不多,動用的人力就不至於像上回那樣全員出勤。
後藤藤四郎幾個字才剛從審神者口中冒出,對關於自家人的事總是當仁不讓的一期一振立刻提出加入搜索部隊的要求,但審神者有另外的打算,前半段樓層出沒的敵人較容易應付,決定要藉此機會提升熟練度在尷尬的中階段的幾名短刀和脇差,於是拒絕了他的自薦。

他點點頭表示接受主人的安排,沒對此提出任何不滿或質疑,然而從他垂下的視線裡一閃而逝的失落仍逃不過坐在身旁的藥研眼睛。接著審神者宣布前導部隊名單,博多、亂和藥研都名列其中,顯而易見地是為了順利挺進京都的後期地圖充實戰力,除去部隊成員調動的部分,任務本身前一回進行時就詳細講解過,這次就沒再花多餘的時間冗述,很快地大家便各自解散前去做準備。

「別這麼沮喪啊,不是才剛為了收集“玉”而大忙一場嗎?偶爾也該讓我們大顯身手。」

正要推開房門的一期一振訝異地回頭,他還在想著關於未露面的後藤藤四郎這位弟弟的事情,沒察覺會議結束後藥研就尾隨在後頭,一路跟到了房門口。

「說的也對,藥研總是這麼可靠,博多和亂就拜託你了。」
說罷一期一振習慣性地伸手要拍撫他的頭頂,這是他對每個弟弟都常做的動作。

然而藥研對大哥這個習慣並不總是買單,戴著白色手套的手掌連柔軟的頭髮都尚未接觸就被拍開,藥研抓著他的手在虎口處不輕不重地咬了一口,意圖不在真的想造成疼痛,而是警告的味道居多,白色布料上留下一排淡淡的半月形水漬。一期一振早已熟稔他的個性,自然曉得藥研對摸頭的動作的解讀是被當成小孩看待,自從兩人除了過去名分上的兄弟關係外又加上另一層次的感情後,更是抗拒這個小動作,不過一期一振總想如同以前那樣,頭頂到後腦的優美圓弧,深黑色髮絲的柔軟觸感,他都還記得清清楚楚。

「那麼我準備出發了,把後藤好好帶回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啦。」

之後幾天裡,過去出征歸來後包紮與被包紮的立場顛倒了,雖然敵人大多如審神者所言前半階段都算好應付,但愈往下層推進,偶爾參雜出沒的高等槍兵仍讓隊伍裡零星地出現傷員,總是為眾同伴處理大傷小傷的藥研盡量地自行解決,絕大部分是因為顧及面子,不過當傷口位置在背後時即使是他也莫可奈何。他還在考慮這下該向誰求援時,就被恰巧替審神者來喚他前往報告的一期一振撞見,一陣你來我往的推辭和堅持的結果,他抝不過自家大哥只好乖乖就範,滿臉尷尬地讓一期一振清洗傷處再上藥包紮。

「總是被你照顧,偶爾接受點回饋不要這麼難為情呀。」背後傳來一期一振輕緩的語氣,隨後原本脫下的襯衫就被披回肩頭。

「我沒有難為情……!不太習慣罷了。」

無奈地笑了笑,一期一振打算讓這個話題到此為止,特別獨立的個性也是藥研令人喜愛的優點之一,只是身為哥哥的心理作祟,總還是希望弟弟多少能依賴自己些,思及此他便想起剛才攤在眼前的蒼白身軀,背脊上凸起的像隨時能穿破薄薄皮膚的蝴蝶骨,以少年的標準而言實在是太瘦削。「不過話說回來,你有好好吃飯嗎?營養不足的話傷口可是不會好的。」

「當然有。而且我們身體受損的部分是由玉鋼修補的好嗎,這種事情我最清楚不過了,別拿來唬弄我啊大-哥-。」藥研迅速站起身穿好襯衫,曲起手指朝還跪坐在地面的對方額頭使勁一彈,兄弟裡頭也只有他敢這樣對一期一振了,當然是私下為之。
「讓大將等太久啦,我先過去。」

沒過幾天,大阪城搜索部隊順利突破五十層,也如預料中迎接後藤藤四郎的到來,由於進度比預期稍有提前,隊員們體力都還足夠,便再往下略做探勘,上一回進行任務時,只抵達博多藤四郎的所在處就折返了,之後的樓層對審神者和付喪神們而言都是未知地區,沒想到敵人強度大幅提升,以探索部隊目前的戰力要安然挺進頗有難度,擊潰兩支敵方部隊後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負傷,藥研斷然聯絡審神者表示應該先行撤退,隨即被審神者以靈力引導著離開地底。

「大家都辛苦了,不管怎麼說後藤藤四郎順利帶回來了,經過這幾天鍛鍊,你們的強度也都有確實提升,往後的作戰我會再重新擬定計畫。」站在門口迎接大夥兒的審神者慰勞似地一位一位拍拍他們肩膀,因為新血的加入而笑容滿面,「燭台切跟歌仙已經張羅飯菜,說是要歡迎後藤,你們快稍微處理傷勢後到大屋去吧,太慢會被其他人吃完喔。」

藥研經過手入室時並未停下腳步,他只有手腳幾處被敵方飛矢劃破的小傷,便直接回房自行處理,當他抵達大廳時許多人的碗盤早已見底,偌大的空間裡鬧哄哄一片,還人生地不熟的後藤被大群兄弟簇擁著,爭先恐後地想和他敘舊,一期一振也在其中,沒加入混亂的對話,只是帶著欣慰的微笑安靜地以手心輕拍後藤蓬鬆的頭頂,後者不知被誰問得難以招架,有些不好意思地搔著臉頰傻笑。藥研看了他們半晌,正準備入座,此時一期一振的視線越過眾多弟弟們上方與他對個正著,總是談吐得宜的優雅嘴唇無聲地勾勒出簡短的問句,過來嗎?藥研搖搖頭,走到屬於自己的位置端正地坐下。

晚間一期一振正在桌前整理審神者交代的文件,剛察覺走廊上由遠而近的細微腳步聲,轉頭就看見藥研推開拉門走進房內。
「大將說,這次打算繼續搜索更深處的樓層,不過後面的敵人憑我們目前的狀況可能應付不來,所以從明天開始這工作就要交接給你們。」

「明白了。」一期一振邊說邊將手中的筆輕輕放回桌面,朝還站在門口的藥研招手。

「大將原本打算明天晨會才宣布,但想到之前你沒辦法參加就一臉失望的樣子就先來跟你說一聲。」藥研拎來另一個墊子挨在自家大哥身旁坐下,單手抵著桌沿再支住下巴,「……雖然後藤已經找到啦。」

「這幾天辛苦了。」
自然而然地,手掌又朝弟弟頭頂伸去,不過在碰觸的前一刻再度被俐落地擋下,藥研挑起眉瞅著他,一期一振回以參雜著抱歉和無奈的微笑。
「在大廳的時候你一直盯著我的手看呀,以為你終於願意接受了。」

藥研聳聳肩,逕自伏下身子將頭枕在他大腿上,挪動蜷成舒適的姿勢後才開口。「我比較喜歡這樣。」





審神者很能體諒麾下眾付喪神們為他奔走作戰的辛勞,每回只要任務圓滿完成,大家想吃大餐,想加碼慶祝或來個什麼娛樂活動,沒超出安全和預算的容許範圍外幾乎都爽快答應。因此豐盛的晚飯後演變成飲酒會相當司空見慣,藥研哄著一群弟弟們回房睡覺又回到大廳,打算提醒一期一振早點休息時,發現他已經被夾在眾人中間被慫恿再多喝幾杯,主謀者三日月正滿面笑意地替他斟滿酒杯,外加明明都上了年紀卻同樣嗜酒的岩融和小狐丸,連最常沒拿捏好分寸成為酒醉鬧事事主的鶴丸也跟著湊熱鬧,藥研突然有股轉身離開果斷放生自家大哥的衝動。
不過還來不及付諸實行,一期一振注意到立在門口的他,便朝他笑了笑,雖然是個與以往無異的溫柔微笑,藥研仍能從那雙半瞇的金瞳裡瞧出些許醉意,他很清楚大哥並沒有成為酒豪的天分,這樣一來扭頭就走也有點過意不去。才剛坐定馬上就有人熱情地塞了一只斟滿的酒杯和下酒菜在面前,相處的日子一久大家就不再把藥研當成小孩對待,即使他是短刀,而這正也是他希望的相處方式。

話題天南地北什麼都聊,但隨著酒瓶漸空,談笑聲也慢慢變得零落,剩下幾位功力個別深厚的還面不改色地繼續添滿杯子,藥研喝得不急,因此真正下肚的並沒有太多,但一期一振著實喝了不少,他一向不太擅長推辭閃躲,若面前的對象又是較資深的老輩或交情深厚的舊識就更難推辭了,藥研偷偷斜著視線朝他臉上瞄,雖然一期一振喝多也不上臉,從略為遲鈍的語氣還是能察覺。暗地裡盤算將人架走離場的最佳時機,身旁的大哥回應大家的話愈來愈少,後來只剩下應聲或短促地笑笑,藥研眼角餘光捕捉到一期一振奮力撐著沉重的眼皮,終究招架不住地緩緩垂下,他忍住笑意抬起手指輕戳對方肩膀,一期一振隨即猛地坐直身子,原本對酒精無動於衷的耳根唰地變紅了。

「時間不早啦,我這就先離席了。」藥研將杯底的殘酒飲盡,站起身伸個懶腰,「各位老爺請別太晚才休息,不然身為本丸的健康管理者,我會很困擾的。」
說完又轉向一期一振補充道,「大哥你也是,早點休息。」

一期一振看似面不改色地清清喉嚨,但從藥研的角度就能清楚看見耳廓上的紅暈尚未消散。
「今天結束任務有些疲倦,我也先告辭了。」

他起身時動作並不如表情那樣沉穩,搖晃著還差點踩到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躺平在地上呼呼大睡的鶴丸,藥研趕緊上前抓住他手臂將人扶穩,朝大夥點頭告退後便緩慢地離開大廳。
屋外晚風帶著涼意,剛踏上走廊光滑的木質地面,一期一振就被吹得清醒許多,見藥研有些艱難地扶著自己,雖然在戰場上能夠俐落地貫穿敵人,但短刀與太刀化為人身後仍有難以彌補的體格差距,他急忙想起身,卻被藥研緊緊地抓住。

「我還行……自己走就好。」

紫色瞳孔由下往上盯著他瞧,裏頭倒映著庭院內搖曳的燈火。
「大哥你啊,沒幾天前才叫我別難為情,你自己這不也在彆扭嗎?」

一期一振沒針對質疑作出答覆,於是藥研執意將他更緊密地往身上拉,「晚上氣溫漸漸冷了,偶爾這樣也不錯。」

順利讓大哥在床鋪上安躺好後他打算起身回和弟弟們共用的房間,卻被原本看起來已經睡著的人抓住手臂打斷動作,藥研保持著跪坐的姿勢看對方還有什麼話想說。

「藥研,」
一期一振閉著雙眼,語調模糊,只開個頭便沒了下文。

他低著頭等候半晌見沒回應,突然地被從背後一把攬住往下拉,整個人重心不穩撞在對方胸口,正想出聲抗議時,溫暖的手掌就覆上頭頂輕柔地順著髮絲的方向撫摸,抗議的話語堵在喉頭,勉強揚起視線映入眼簾的是略帶滿足的微笑,一期一振雙眼依然安穩地闔著,應該是當真睡著了沒作假。
藥研猶豫幾秒後放下原本想抵抗的拳頭,和醉醺醺的人計較未免太幼稚,反正大哥應該不會記得這件事,就讓他滿足一回平常始終碰壁的願望吧。

頭頂的動靜很快地停止了,剩下平穩的呼吸聲持續傳來,但橫在肩上的手還堅定地摟著,藥研試著往後退偷偷溜走未果,皺著眉思考一會兒後決定放棄,伸手拉過被褥連同自己也蓋住,反正隔天要手麻的也不是他。

「晚安。」


END

終於寫了這組合,爽。
從CWT前大阪城活動進行中拖到CWT都過一週大阪城都結束了才寫完(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89-fae02f1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