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Unlight【下回睜眼之前】(庫恩+威廉)

※感謝主催R子
※互動非CP
※企劃主頁請點擊連結>> Deadman Party





[ 下 回 睜 眼 之 前 ]






  男子謹慎地避開飛濺一地的鮮血,將旁邊傾倒著的殘破石碑當作臨時座椅,這個區域瀰漫著一股真空般的安靜,如果人偶少女所言無誤,距離天使大陸的核心應該已經不遠了。四周盡是空間扭曲造成的黑暗,徘徊遊蕩的無臉亡靈,但是戰士清楚人偶少女消失並不是誤觸陷阱,同樣狀況在任何區域都可能發生,少女解釋過那是因為「連結」變得不穩定或斷裂了。

  原本躺在地面動也不動的隊友發出細微的呻吟,男子露出略為驚訝的表情,即使在星幽界肉體被破壞能靠著聖女之子的力量恢復原狀,這速度絕不是其他戰士能夠比擬的,果然還是因為軍人本身就擁有不死之力吧。

  擔心細微的動靜吸引敵人暗中襲來,庫恩維持著半魔化狀態,第三名戰士隨著聖女之子一起消失,威廉看起來似乎慢慢恢復意識,但要作戰暫時可能辦不到了。不久前為了保護突然停止動作的聖女之子,他硬是替人偶承受魔物的攻擊,雖然成功將亡靈消滅,本身也受到嚴重的創傷。

  「人類,醒了嗎?」庫恩皺著眉頭,他並沒有受傷,滿地血跡全是從軍人身上流出來的,正常人類流失這麼大量血液肯定早就死亡了,就算星幽界的戰士們,至少也需要休息個一整天,可是威廉已經睜開眼睛,茫然地看著前方。

  「……醒了,不過動不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以現在的狀態,他當然動不了,還能應答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嗜食人肉的無臉亡靈攻擊時扯開他的身體,從腹部處幾乎斷裂,從一段距離外還是能看到外露的臟器和骨頭。庫恩不害怕這樣的場面,可也不喜歡,所以他除了繼續注意四周以外並沒有要上前幫忙的意思。

  側躺在地面視線範圍相當有限,威廉艱難地搜索著人偶少女的蹤影,卻只看到坐在一段距離外的另名隊友,和以自己為中心在石板地面蔓延開來,將乾未乾的暗紅色。「大小姐……?」

  「還沒回來,不過王子大概跟她在一起,不用太擔心吧。」

  「嗯。」

  對於眼前的慘況,威廉並未感到特別驚慌,過去還在現世時,往返戰場直到他再也不想戰鬥為止,更淒慘的遭遇比比皆是。差點和其他屍體一起被掩埋、被焚化,或當真被大卸八塊都有,當然他不是所有時候都保持清醒。受到巨大衝擊而模樣模糊的臟器和著碎肉落在血泊中,泛著濕潤的光澤,看來撿回來也無濟於事了,軍人暗自在心中嘆氣,反正會長回來。

  無數次在一片死亡當中轉醒,他有段時間深深懷疑自己是否隨著那些屍體腐敗了,他開始夢見自己受傷時,從傷口湧出的是烏黑的不知名液體,伴隨血肉腐壞的難忍臭味,接著他更頻繁夢見明明身上傷口已經復原,皮膚卻莫名發癢,最後長大成蟲的蒼蠅咬破皮膚從體內爬出,大大小小眾多蠕動的蛆蟲,佔滿身體每個孔洞。

  從會在驚叫中驚醒直到麻木,他偶爾仍會在睡夢中會瀕死的彌留狀態下產生肉身正慢慢分崩離析的錯覺,卻可以同時冷靜地想著,活著的生物死去後,半小時到一小時內蒼蠅就會循著死亡氣味而至,每隻母蒼蠅能產下五百到一千顆卵,分秒必爭的生存競賽裡,這些卵不到一天便能孵化,產出以腐化蛋白質為食的蛆。人類生而不平等,但死亡是平等的,不論貧富貴賤只要死後就只是一團蛋白質而已。

  「開始復原了?」

  庫恩半帶疑惑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軍人同時意識到不死力量發揮作用時,伴隨細胞異變帶來的疼痛即將降臨,來不及開口要對方別看,襲來的痛楚便逼得他只能咬緊牙關承受。

  從幾乎等同死亡的狀態恢復需要忍耐痛苦的過程,身體反射性地排斥已經壞死無用的部分,這樣排除並再生的反應相當劇烈,最初他還曾痛得昏厥過去。傷處組織以肉眼可以看見的速度增生,長髮男子覺得新奇地看著原本殘破的肌肉和骨骼逐漸黏合,不過散落地面被汙染的血液和部分內臟並未被吸收,看起來應該是被捨棄了。

  「有點兒好奇,你戰鬥中掏出心臟作為不死的代價,和這比起來哪個比較疼呢?」面對惡魔的提問威廉先是愣了愣,費勁將視線轉向他,露出似笑非笑的哀戚神情,以搖頭作為回答,接著隨即又蜷曲起身子。

  經過長久以來的折磨,威廉已經能夠克制自己不發出聲音慘叫,靠努力呼吸及雙手緊纂著衣服轉移注意力。庫恩單手支著下巴,看他在滿是血跡的地面扭動身體,這景象實在與美感扯不上邊,不過對於軍人在一片泛起的血光中舉起心臟的畫面卻有那麼點興趣。

  「我有能夠實現願望的能力,如何?要不要試著許願讓疼痛消失呢?」

  威廉從模糊的視線裡看見男子飄忽的笑容和唇縫裡隱約可見的尖牙,花了些許時間平復呼吸,仍很難把話一次講完。「我已經、沒有什麼……能夠作為代價給你了。」

  「這些疼痛……一直以來就是必須承受的代價。」

  「喔?」庫恩覺得有趣地瞇起眼睛笑了,並沒有再出言為難對方。

  又經過數分鐘,威廉嘗試活動四肢,摸了摸腹部已完全沒有血肉模糊的觸感,才動作緩慢地撐起身體,然後側過身背對庫恩。「抱歉,請不要看……」

  半跪著的背影突然僵住,接著開始猛烈咳嗽,直到吐出堆積在身體裡,已經發黑結塊的污血,他趁著疼痛稍微減輕時猛力深吸兩口空氣,又繼續邊咳邊嘔出血塊,直到什麼也擠不出為止。反射泛出的淚水讓眼前地面糊成一片紅黑狼藉,威廉狼狽地喘息著,一邊用衣袖抹去口鼻沾上的殘餘汙漬。

  人類生而不平等,但死亡是平等的。

  某天下著看似永遠不會停的傾盆大雨,軍人再次在戰場中死去又活過來,殘破軍服下恢復完好的手腳感受到壓在身上同袍屍體的重量,火砲及廝殺聲都已停止,餘下遠處傳來氣若游絲的呼救聲,一次、一次、又一次,終歸沉寂。兀鷹不畏雨勢在上空盤旋著虎視眈眈,他意識到自己身處只有血肉與泥水混雜而成的死亡之海,在低垂昏暗的天空之下,孤身一人。

  死亡也不是平等的,他不禁悲從中來。

  「機械的魔力波動愈來愈靠近了,能走嗎?」

  威廉回過頭時庫恩正直起身子若無其事地伸展筋骨,以防不時之需的半魔化狀態並未解除,對方手中拎著他戰鬥時掉落的黑色軍服外套,似乎還很完好也沒被鮮血沾髒。不等他想起身上的衣服在承受攻擊時跟著破損了,外套便朝他的方向拋來。

  「啊、謝謝。」

  「不死的力量,很困擾嗎?」

  認真盯著庫恩因為魔化而閃爍妖異色彩的瞳孔,他邊思考邊穿上外套。「很多時候確實覺得困擾。」

  「那麼想死掉嗎,人類?」

  「不,我想活下去。」

  威廉想也沒想立刻答道,隨後彎身拾起落在地面的配劍收進刀鞘。


2014.09.28

謝謝R子桑的包容,我覺得自己也快內外反轉了O<-< (別死好嗎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在怎麼死跟內在怎麼跑出來(…)的部分描述比較多,是後來愈寫愈覺得雖然沒脫離企劃主題,卻跟我想描述的東西偏離太遠了,於是決定砍掉很多內容以後大改<很突然的決定幾乎重寫所以造成遲交…
修正之後在疼痛跟內心部分做比較多的描述,不過好像還是掉了不該掉的東西出來,好像又不到R18的程度,真是左右為難,大概是R15G吧(沒有那東西
想看血肉橫飛的病友看完應該很想糊我一臉番茄XDD
可是無論如何把想寫的東西寫出來了最開心啊(被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84-c4cc2e5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