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Unlight【那些一言難盡的無言以對】(微王子姬)

◎UL ONLY5無料配布內容
◎微量王子姬CP描寫,另外有布列+尼西、布列+威廉角色互動



人不會忘記嗎?
會,人會忘了他想留住的,留住他想忘記的。


                            --《The Road》Cormac McCarthy





[ 那些一言難盡的

                無言以對 ]






  「……之前不是說過比起現世,你更喜歡這裡嗎?」銀髮審判者雙手交疊在胸前,緊蹙的眉頭和略顯乾澀的嗓音都背叛似地透露焦躁,拋出疑問的同時他擺起自我保護的姿勢,縱使他也不明白自己有什麼必要這樣做。

  「我還記得。」三步距離外另一人回答道,倒是看起來相當輕鬆。

  「所以你改變心意了?」

  古魯瓦爾多盯著他瞧,表情終於有那麼一點點不解,「你不是說什麼都打算回到現世嗎?」

  「沒錯,但你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布列依斯犀利地追問,長久相處下來他體會到如果不用這種方式,根本難以和古魯瓦爾多持續溝通,更別說從他那兒得到任何答案。

  黑王子沒應聲,只是又看著他良久,接著緩緩點了點頭。



  每位死者在星幽界睜眼時,都被告知過他們被重新賦予靈魂和力量,最終都是要替炎之聖女完成攻陷現世的野心,戰士們得到的好處便是能夠重新回到現世,完成生前未了的心願。對現世的執念夠強,抱憾而終的悲憤夠深刻,才可能在星幽界被喚醒,由於失去大部分記憶,大家都是從茫然中起步,跟著聖女之子而組合成詭異中又帶有協調的夥伴關係,再隨著拾回破碎的靈魂,力量趨於完整的同時許多人卻也因為過去種種交集漸行漸遠。

  重新擁有記憶的靈魂,再度變得傷痕累累。由另一種方式得以延續的生命,給了遺憾結局再醞釀成不同想法的機會。

  戰士們惦記著炎之聖女給出的承諾,也始終質疑著這看似縹緲的支票是否永無兌現之日,許多人甚至放棄似地做好必須在永無止境的噩夢中永遠戰鬥下去的心理準備。久而久之這種想法沉澱成一種扭曲的安逸,在聖域的凱旋門轟然崩塌之前那段冗長的日子裡,人們忘記星幽界並不是永恆的真空,無形的時間仍然存在。

  隨著與身為幕後主使的炎之聖女幾度激戰,最後魔女之火在毀壞的寶座中央逐漸熄滅,人偶脫離傀儡身分,得到屬於自己的靈魂。至此為止,時間再次開始洶湧地流動起來,也突如其來地迎來第一位戰士復活的離別時刻。

  這消息幾乎撼動了所有人,特別是向來冷靜的布列依斯。

  他三步併兩步地來到門前並不是很有禮地推門而入時,房間的主人正好整以暇地擦拭配劍,對來人連敲門打招呼都忽略的行徑不為所動,直到銀髮審判者腳步都重重踩在面前了,才聊表誠意地抬高視線。

  不知是一時語塞還是疾行之後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也可能是兩者都有,布列依斯雙眼眨也不眨的瞪著他半晌,最後咬牙切齒地只擠出了對方的名字。「……古魯瓦爾多。」




  復活儀式進行時貝琳達和威廉都到場了,唯獨布列依斯自始至終都未曾出現過。

  古魯瓦爾多獨自來到大廳,包含聖女之子的三人已經在裏頭等候了,他仍是平常那副感到無聊透頂的表情,彷彿這只是某個被指派任務的早晨。

  「雖然你應該覺得無所謂,不過還是要說聲這段很長的日子裡謝謝你了。」人偶少女捧著媒介物走近他帶著詢問意味地歪了歪小腦袋,「還有什麼要說的話嗎?」

  黑王子眼神緩緩飄過曾待在麾下的軍人,明知不能如願但仍想將對方殺死的女將軍,再回到做為媒介賦予他們死後生命的人偶,最後古魯瓦爾多搖搖頭。

  復活之後要完成什麼願望,他還沒考慮過,或許在腦海深處早已醞釀成形,也沒興趣釐清。沒多久前布列依斯的質問還清楚地記得,這個由死亡構築而成的世界,他確實很喜歡,剛見到在星幽界甦醒的威廉時自己說了什麼他也記得,但存在於這裡的自己所追求的事物,似乎並不是那麼完整。從第一次得知所有人身處此處都是為了最終在現世重新復活,到今日卻也沒了當初那種厭惡與抗拒。能進行永無止盡的殺戮固然不錯,重回現世同樣沒什麼不好,聖女之子說復活時會連帶實現戰士們的願望,能讓他們重新去做當時無法如願的事,即使還看不清,也沒什麼不好。

  至於改變心意回到現世會不會後悔,等再次遇到布列依斯後再告訴他吧,如果有這麼一天的話。

  人偶少女輕聲唸起咒語,法陣在大廳地板中央緩緩展開,光彩映入她玻璃珠似的瞳孔裡不停地輪轉。待一切準備就緒並接到聖女之子的示意後,黑王子揚了揚下巴,未留下隻字片語,隨後便頭也不回地踏入舞動的光影之中,腳步未見分毫遲疑。

  黑色身影很快地消失在光芒後方,聖女之子收束起法陣,對在場另兩名戰士表示時間不早了趕緊回去休息,對於戰士的離去,她沒表現出任何動搖。

  貝琳達單手托住臉頰,瞇起的目光掃過再沒有其他人的四周,「布列依斯還是沒有來呢。」

  「大概是該說的話都說過了吧…。」儀式結束後仍有些不解的軍人喃喃自語著,昏暗的燭光加深了他眼底的陰影。

  「恰好相反,是有些話到最後都還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吧。」女將軍離去前只留下不帶情感的反對意見,森冷的笑聲在廳內迴盪,許久才被布幕吸收殆盡。



  「就這樣?還以為你會說很多話,像以前一樣。」

  審判者並未發表感想,但已不再維持雙手抱在胸前的姿勢,改成垂在身體兩側微微握著拳頭。

  黑王子直直地看著他,表情中似乎浮現了幾乎難以察覺的笑容,或也可能只是錯覺。「那麼你準備好要看了嗎?」

  一直以來他們都會交換每段重新拾回的記憶,即使彼此完全沒在其中出現,也不影響這沒來由的默契,直到看完古魯瓦爾多的第四段回憶後,才由布列依斯主動提議打破。他一邊試圖藏好受挫的神情,一邊提出要求,說是未來湊足了最後的拼圖,也別馬上讓對方閱讀,可以的話就保留到必須道別的時候──如果有那天。古魯瓦爾多沒發表任何感想,就應了聲表示聽到且不反對。

  「當然。」

  「你沒有出現在裡面。」

  「你明知道這並不是重點,而且,」對方毫無必要的補充引燃審判者心中小小的怒火,「我的記憶裡也沒有你。」

  隨後他們陷入安靜的沉默裡,古魯瓦爾多持續著擦拭劍刃的動作,只有極短的幾個瞬間,他的眉間浮現稍縱即逝的皺褶。布列依斯有兩度似乎想出聲說些什麼,但最終都隨著唾沫吞回肚子裡,徒留臉上複雜的神情。

  他繼續欲言又止了很久很久,直到黑王子滿意地審視起光亮的劍身才終於開口。「古魯瓦爾多、」

  「如果再次見面還是敵人,我一樣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嗯。」

  「但在那之前,」你渴望的無論是什麼,如果還有這次機會,就該毫無顧忌的去追求。「……好好活下去。」

  「嗯。」

  配劍被小心地收進劍鞘,接著慎重地輕放在一旁的矮桌上,黑王子抬起視線與審判者對視,眼底閃爍著幽微而奇異的光芒。「你也是,沒有目標的話,就為自己活著。」



  布列依斯察覺一旁有其他人的氣息而猛然回頭時,少年正若無其事地將身體重心倚上欄杆,名為深淵的異界生物沒跟著出現。不等他為自己出神而顯得有些失禮的事表示抱歉,庫勒尼西先一步搖搖頭後開口。

  「我只是恰好想出來透透氣。」少年神色陰鬱地望向大宅周圍一望無際的森林,長髮和衣帶隨著風輕輕飄動,簡短的話語透露劃分距離的意圖。

  他這才想起似乎很長一段時間沒見到庫勒尼西,也很久沒和對方說話了,少年原本就少話,總是喜歡一個人待在不容易被打擾的角落裡安靜地看書。不過許許多多日子相處下來,偶爾還是會提起興致聊天,甚至長談整個下午。直到少年取回最後的記憶──內容從不與人分享,更不願提起分毫,他又重新在身旁築起高牆,幾乎隔絕和其他戰士的交流,連聖女之子分配的部分任務都拒絕了。

  「你覺得回到現世以後,還會記得在這兒發生的事嗎?」

  既古魯瓦爾多之後又有數名戰士透過兌現的承諾回到現世,接下來便輪到同樣跟隨在聖女之子身邊相當長時間的庫勒尼西。無論交惡或友好,當年同時待在連隊裡的同期生,轉眼只剩他一人,如今連少年都即將離開。

  庫勒尼西臉上浮現似乎想要他少管閒事的表情,但隨即又恢復成鬱鬱寡歡的樣子,「你會希望記得嗎?」

  審判者頓時語塞,他明白那句話代表什麼意思,在星幽界堆積起來的記憶,當然包含著由靈魂碎片拼湊起來的,在現世發生的過去,他們的遺憾。

  「老實說……我不知道。」

  「嗯,我也不知道。」貴族少年將被風拂到臉上有些礙事的髮絲撥回身後,眼神又重新望向遠處的森林,「在這裡的記憶已經被更之前的過去汙染了。努力這麼久最後卻發現只是原地打轉,如果忘記誰能拿定不是好事?」

  審判者直到不久之前仍然執著於回到現世,這樣的執著在得知關於梅莉亞的真相後大受撼動,他在明瞭即使復活也不可能改變既定事實的狀態下,矛盾地留下一點癡心妄想。

  森林某處傳來悠長的狼嚎,少年在風中下意識地縮了縮肩膀,想起過去不知道在哪本書上看過那麼一句話。

  人會忘了他想留住的,留住他想忘記的。

  見狀後布列依斯解下披風蓋在他肩上,並叮嚀起要是覺得冷還是回屋裡比較舒適。庫勒尼西搖搖頭說他不覺得冷,雙手卻纂緊披風,沒有物歸原主的意思。



  布列依斯這日一如往常地在進行宅邸的打掃時,額外地整理目前無人使用的兩個房間,不過他知道也許不久之後就會有新的戰士需要住進來,之前分配給阿貝爾的房間有了新主人,是個神祕兮兮、深色皮膚的組織首領,審判者平時與他沒有交集,亦不打算有所交集。過去在連隊裡熟識的戰士們有許多人都先後離開了,不久之後大概也可能輪到自己,但他對於不斷增加的,毫無瓜葛的新面孔,雖然再怎麼說都是追隨聖女之子的戰士同伴,就是培養不出親切感。

  大概是為了排解即將面對復活的不安,最近布列依斯反覆打掃愈來愈趨於密集,明明還相當乾淨的地板,他依舊吹毛求疵地來回檢查數次,一塵不染的桌面也仔細地重新擦過。

  最後無處逃避的視線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落到收拾整齊的書架上頭。房間過去的主人原來就不多話,大部分時間都在房裡或圖書室翻閱書籍,但現在房間又因為少了書頁翻動的細微聲響,顯得更加安靜得空蕩蕩了。

  抽出曾被少年當做武器使用的厚重古書,讓整疊書頁迅速掃過指尖,不過刻意製造出的聲音只換來一陣煩躁,些許紙張腐朽成的粉塵脫離頁面飄散在空氣中。

  庫勒尼西留下那些重複閱讀而陳舊的書籍,只帶走一樣東西,總是圍繞少年身邊,時常冷不防現蹤造成其他人驚嚇的詭異生物,隨著他復活再也沒出現過。

  少年的願望是什麼?

  回到現世之後真的實現了嗎?

  離開前布列依斯忍不住又回憶起當時的對話,即使他已經咀嚼了再咀嚼很多很多次。

  接著是古魯瓦爾多的房間,黑王子復活時什麼也沒帶走,室內留著的物品卻也不多,那些被做成標本的戰利品都被布列依斯陸陸續續處理掉了,一方面未來的住戶大概不會想跟魔物屍體當室友,另一方面如果留著這些東西,就會產生古魯瓦爾多還在這裡的錯覺,只是像平常外出狩獵,隨時都可能回來。

  窗簾被拉開且整齊地綁好,光線從星幽界恆常不變的天空斜斜照下,雖然並不耀眼,室內仍顯得比過去還明亮許多。舊主人總是緊閉窗簾又不愛點燈,縱使
他就在房間裡,還是昏暗得如同無人居住似的,黑王子營造出一片夜色讓自己隱沒於其中。

  那天短暫對話之後被擱置在矮几上的長劍還留在原處,每次打掃之後布列依斯都想找個地方將它歸位,但始終找不到它應該擺放的位置,這回依然這樣,於是最後又小心地放回桌面上。

  在星幽界時古魯瓦爾多幾乎不離身,每天都抽空細心保養的武器,最後原封不動地留下並未帶走,顯然無論顯得多不在乎,心裡還是想通了什麼吧。

  回到走廊帶上門前,審判者想起很久以前在連隊時曾被隊友嘲笑過是膽小鬼,到現在還躊躇不前的自己確實恐懼著即將面對的未來。他明白能在現世復活的只有與聖女之子訂下契約的戰士們,並不包含在過去死亡的朋友和親人──當然那個健康快樂的梅莉亞也是,過去無法被重寫,即使偷偷放進願望裡頭,必定也是枉然。

  「布列依斯先生…?」

  突然出現的說話聲令沉浸在思緒裡的銀髮青年嚇得肩膀一震,回頭發現來人是大概剛結束照料花圃工作的威廉,才鬆懈下來的舒開眉頭。

  「早,你真是勤奮,已經完成工作了。」他試著露出笑容緩和方才心虛而受到驚嚇產生的尷尬氣氛,卻覺得嘴角有些不聽使喚。

  「布列依斯先生也是,今天打掃殿下的房間嗎?」

  審判者點點頭,望著剛半掩上還來不及帶好的房門發呆半晌,主動挑起其實自己並不想提的話題。

  「雖然來得比較晚,不過你們遲早也是都要復活的吧?」

  “復活”這一個詞彙聽在擁有不死之力的軍人耳裡有些矛盾,因此他花了略長的時間消化訊息和腦中冒出的想法。自從在星幽界被喚醒之後,他一直對無法死去卻身在容納亡靈們的星幽界備感迷惘,而僅存的記憶裡沒有絲毫線索,他感到恍若夢境的不真實,甚至不相信自己究竟是之前活著、現在死去,還是之前死了、現在才活著。高高累積起的困惑而後形成心理上的壓力,令他整日眉頭深鎖。

  「依照大小姐所說的,是這樣沒錯。」

  「威廉,你知道古魯瓦爾多老是掛在嘴邊,他所追求的事物究竟是什麼嗎?」對於提出這樣的問題,布列依斯也相當錯愕,從很遙遠的過去,他們都還活著的時後,他就一直很了解古魯瓦爾多,因此連他都搞不清楚這句話究竟是在質疑對方還是質疑自己。

  被點名的軍人同樣錯愕,幾秒後才猶豫著做出回應。「抱歉,我可能不會比較清楚……有時甚至覺得,我是來到星幽界之後才開始認識殿下。」

  「對不起,該道歉的是我,不該唐突地問這種問題。」

  表示不在意地擺擺手,威廉對他露出看上去有些虛弱的笑容。

  「我對於回到現世這件事情,還是有一點……沒什麼,請當我沒說過吧。」察覺失態後布列依斯揉揉太陽穴,試著讓腦袋冷靜。

  威廉擔憂地望著他,似乎正考慮要不要建議布列依斯再回去多加休息,可是他已經自顧自地鎖上門後走遠了。



  晚些時候還有大小姐分派的任務,在那之前必須回到正常狀態才行。審判者一邊在心中數落著今天的失控,一邊取出作為審判者標誌的鮮紅色披風準備著裝,卻突然停頓下來。

  回到現世的話,已經沒理由再以審判者的身分生活了,理當也不需要再穿著這身制服。但這樣一來要往哪兒去呢?

  沒有目標的話,就為自己活著,離別前古魯瓦爾多這樣對他說過,但對於能不能放下過去確實做到這點,布列依斯心中仍沒有底。

  果然還是個膽小鬼吧。他茫然望著映在鏡中鮮紅色的倒影,有些失落地自我嘲諷。




140523


爬了一下之前的紀錄發現上一次寫王子姬是快兩年前(幹
算是復活卡一出來就開始醞釀的東西,不過一直拖到最近才行動,索性當ㄅㄌ的復活卡祭品吧(X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82-27c1088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