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Unlight【紫羅蘭花冠】(庫恩生日賀)

※哇第一次參加企劃就給美麗的庫恩了XDDDD
※謝謝主催各種包容讓我滑壘Q__Q

2014庫恩生日企劃請點此






[ 紫 羅 蘭 花 冠 ]







  劇烈打鬥聲響迴盪在被遺棄都市的斷垣殘壁間,魔物吼叫及踩踏地面引起震動讓早已朽蝕的彩繪壁畫化作灰塵,緩緩灑落在骯髒泥濘的地面。過去曾美麗的古代都市因為龍族入侵而遭到棄守,如今只剩空洞的廢墟、地面一具具稍微碰觸就隨風消逝的骸骨、以及徘徊不去的死魂。

  雖然這個由死亡所構成的世界裡不乏美麗事物,銳利如刀尖終年積雪的山峰、棲息樣貌特殊但凶殘的野獸的森林、由擁有絕色外表魔物君臨著的高塔,相較之下對這個已然廢棄殆盡的區域,他實在提不起什麼興趣。若不是需要的東西必須由這塊區域取得,他寧可留在大宅裡悠哉度過一整天。

  猶存屍身卻還能思考的龍族揮動兵器,凹陷眼窩中的凶光隨對手身影不斷閃動。有著人類身形的惡魔騰空飛起,黑色披風在死沉沉的空氣中揚動,籠罩在龍人上方,宛如夜穹。隨後腥紅的星光在夜色中閃現,一道道毫不留情地穿過龍屍身體,帶出黏稠惡臭的汙血。

  眼見獵物發出哀嚎後頹然倒地,面具般的臉孔上凝結著嘲弄般的表情,但他並沒有發出笑聲,只是安靜地舉起劍對準目標脖子。

  這時龍人毫無預警地劇烈垂死掙扎,血盆大口和利爪同時向前方發動攻擊,長著一對彎角的惡魔側身閃避,不滿地嘖了聲後再次舉劍迎戰。不料殭屍的動作因為碰上由紙牌構成的無形之牆戛然而止,劍刃落下角度不如預期,沒有俐落地將頭顱一刀砍下。

  他憤怒地回頭似乎想出聲責罵,不過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此的魔術師侍僧正盯著自己時,又猛地扭頭轉過身背對著對方。

  「庫恩,大小姐有事找你,要請你回宅邸一趟。」梅倫對他迴避的動作毫不在意,開門見山地傳達自己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的目的。

  背影沒有回應,但厚重的披風漸漸褪去夜色,恢復成飄逸的湖綠色長髮,骸骨面具也逐漸剝落,露出膚色略嫌蒼白的側臉。待樣貌完全改變之後庫恩才重新面對梅倫,毫不隱藏臉上不耐煩的神色,對方依然維持無懈可擊的優雅風度等待他答覆。

  事實上人偶少女並不限制戰士們如何運用自己的閒暇時間,甚至不禁止私下進行狩獵,前提當然是別高估自己實力最後落得等別人來收拾的下場。不過既然都特地派侍僧前來傳話,表示聖女之子認為有必要打斷他的休息時間。

  又嘖了一聲後,庫恩放棄將頭髮重新紮成辮子,拔出仍然嵌在屍體上的劍並甩去上頭黏稠的血液。「知道了。」




  天氣尚未回暖,火焰在壁爐裡跳動著發出愉悅的劈啪聲,人偶少女身著鑲毛邊的厚洋裝,與季節相當應景,雖說人偶也會怕冷這樣的狀況似乎有些荒唐,但相當精密的她確實能清楚感受冷熱,也會覺得疲倦。將人帶進大廳後,梅倫便安靜地退出門外進行其他工作,庫恩一個人穿過大廳來到人偶少女面前,將配劍隨手擱置在一旁矮桌上。

  「機械,什麼事?」

  對他這樣隨意的稱呼並不在意,少女從沙發上起身,閃爍虹彩光澤的玻璃眼珠視線由下往上,最後停在表情顯然不悅的出眾面孔上。

  「抱歉,打擾你的自由時間,看來你正在忙碌呢。」

  男子聳聳肩,些許湖綠色髮絲隨著動作從背後滑過肩頭落在胸前,「說好在這兒由妳主事,我可不會忘記原則。」

  隻身前往死都黑爾頓不像庫恩平時的作風,起因在使用很長一段時間的儀式物品最近出現了裂痕,這對於一向在各方面都要求完美的他幾乎是無法容忍的狀況,於是他才願意犧牲悠閒的自由時間,獨自狩獵新材料。不過計畫因為梅倫突然出現而中斷,到手的獵物也因為攻擊失誤毫無使用價值,思及此他的確相當生氣,但是暴跳怒罵的失態模樣一點也沒有美感,他不會選擇這樣做。

  人偶少女伸起小手招了招,示意要庫恩彎下腰靠近自己,對有著征服者稱號的男人而言,能讓他低下頭的對象過去長久以來一直都只有主人,現在又多了這個被稱作聖女之子的嬌小人偶。即使老是機械機械地喊她,卻沒有違抗過命令,於是他緩緩蹲下身子,恰好是能與少女對視的高度。

  「不知道跟著我一起戰鬥是否能為你帶來足夠的樂趣,總之都謝謝你願意待在這裡。」她伸出一直藏在背後那隻手,將由紫色花朵編成的花環輕輕放在戰士頭頂。「生日快樂,庫恩。」

  「沒想到機械也會記得這樣的東西,雖然決定要待在這裡的是碧姬媞大人,不過還是謝謝妳啦。」

  男子起身後側頭看著落地窗上自己的倒影,用手指碰了碰花環,沒有將它取下,被打擾私事的不悅感還未完全消退,倒也已經融化幾分。他沒深究過這位帶領戰士們的人偶是否擁有所謂靈魂,但既然主人認為跟著他暫且算有趣,能好好地體驗這個瘋狂而美麗的世界也不壞。

  後方傳來含蓄的敲門聲,少女不確認來者是誰就直接要來者進門。

  庫恩有些不解地回頭,看見正掩上門並朝他們走來的是因為覺醒時間相近而被安排在隔壁房間的前隆茲布魯軍人,事實上他對這位戰士的了解到目前僅止於此,只有看上去作為軍人好像有些消瘦,還有老是繃著一張臉之類的印象,他們不熟識彼此,頂多禮貌性地打過招呼,所以威廉出現讓他不明所以。

  「大小姐,您吩咐的都完成了。」軍人將懷裡抱著的某樣東西小心地遞給人偶少女,因為被細緻的布料仔細包裹著,看不出那究竟是什麼。

  「謝謝你,也幫我跟古魯瓦爾多說聲感謝。」

  對聖女之子露出有些難以察覺的微笑,威廉往後退一步站好後答道,「殿下雖然沒說,卻看得出來您託付的這件任務讓他很開心。」

  少女點點頭,彷彿早就料到這樣的發展,隨後視線便又回到庫恩身上。

  「再占用你一些時間,還有東西要給你。」她動作輕柔地掀開覆蓋著的黑布,「不過我自己沒有能力獨自取得,就拜託古魯瓦爾多和威廉幫了忙,希望你不要介意。」

  看清楚那東西的真面目後庫恩訝異地睜大眼睛──形狀完美得無可挑剔、並且經過相當專業的手法進行處理,正是他方才想取得但沒達成心願的龍人頭蓋骨。

  「機械,妳怎麼……」

  「這個、還滿意嗎?」人偶少女舉起對她而言有些重量的頭骨,以眼神催促對方趕緊收下。

  庫恩用讚嘆的目光再次端詳後點點頭,他不記得自己向任何人提過舊的那個儀式媒介壞掉了,必須要找個新的。

  「他們幫上大忙,只靠我一個人的話,沒辦法弄到手。」

  耳聞過那位不太與其他戰士往來的黑王子非常喜歡製作標本,卻沒料到手藝竟然如此純熟,以及曾經認為太瘦弱的軍人竟有能力狩獵龍人,這些都讓他感到訝異。也許之後該稍微刮目相看,他想著,反正機會多得是呢。

  「你能喜歡真是太好了。」那瞬間聖女之子總是面無表情的臉龐上似乎出現笑容,不過定眼再看便覺得那好像是錯覺,而且她也已經轉過身朝軍人走去。「威廉,通知古魯瓦爾多跟布列依斯,整備出發進行今天的任務。」




  碧姬媞逕自穿過敞開的房門走進庫恩臥室,對方正站在自己稍早當作禮物送他的鏡子前,變換姿勢用各種角度打量鏡中倒影,頭頂上還戴著人偶少女給的花環,從表情可以看出他心情不錯。

  「是碧姬媞大人啊,請問有什麼吩咐呢?」察覺主人到來,庫恩回過身面對她,不忘行個花俏的禮。

  女子單手托腮思考半晌,本是心血來潮想要求下屬幫忙更換房間,現在臨時改變心意,於是她擺擺手,打算離開。「其實也沒什麼,明天再跟你說好了。」

  「這樣呀,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對了,」緩步走回門口時,碧姬媞想起什麼地回頭望著他,「那花的花語是什麼,你應該知道吧?」

  庫恩眨眨眼,很快地答道,「當然記得呢。」

  擁有絕世美貌的妖姬對他露出朦朧的微笑,接著優雅地提起裙擺走進長廊。

  這機械還真是懂得討人歡心,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地收下啦。男子盯著鏡中的自己,又轉了個圈。



140221


我絕對不會說是因為看到第一個技能圖的好屁屁才對庫恩心動的(你已經說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81-1cee2d9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