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Unlight【未完成的故事】(威廉生日賀)

星幽界背景怎樣OOC都可以吧
※各種腦補
※侍僧S出沒注意
王子白目注意

長久以來他一直固執追尋關於死亡的真相,
          以至和這個代表誕生的日子疏離得太遠,
                                   幾乎遺忘。





[ 未 完 成 的 故 事 ]






  雖然時間在星幽界無法代表什麼意義,人偶的宅邸、大部分戰士們各自的房間仍然擺放著時鐘,並且依循僅由兩根指針虛擬出的分分秒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當然日夜顛倒的也大有人在,反正只要不影響作戰時的精神,人偶少女也不會多加干涉,不過曾經身為軍人的威廉寧可維持從前相當規律的作息,幾乎到了維持一種心安的程度。

  這日就像過去無數的平常的早晨,完成例行的身體鍛鍊──即使明白身體已經不會再有什麼變化,接著是照料位於大宅側邊庭園裡屬於他的區塊,這項絕對算得上奢侈的休閒是在星幽界甦醒後才獲得,沒忘卻自己離追尋的答案還很遙遠,他仍欣然地收下這份小安逸。

  一邊輕聲走過長廊一邊用手背小心抹去額際滲出的汗水,手套上因為剛才工作沾上的泥土還是稍微留了些在臉頰上。宅邸裡一片寂靜,大多數戰士仍安穩地呼呼大睡,沒睡的也在房裡做自己的事情,侍僧們尚未開始在屋裡穿梭忙碌,威廉心情滿足地打算先回房梳洗再等待今日的任務分配。

  不過腳步在經過敞開的大廳門前便被熟悉的聲音打斷了。

  「庫魯托少佐。」大廳內的古魯瓦爾多出聲叫住他,站在一旁的布列依斯也微笑著點頭作為打招呼。

  「殿下,早上好。布列依斯先生也是。」

  回應的同時從容地脫下手套藏進口袋,對於平常總是到即將出發進行任務才姍姍來遲的王子殿下今天竟然這麼早就出現在大廳,他有些訝異,但沒讓想法顯露在臉上。「請問殿下有什麼吩咐…?」

  古魯瓦爾多漫不經心地看看四周,最後對大廳中央平常供戰士們休息聊天的沙發揚了揚下巴,「有話對你說。」

  待王子先入座後,威廉才戰戰兢兢地就對方的意思在對面坐下,姿勢緊張得有些彆扭。讓他緊張的原因並不是要與王子面對面,而是古魯瓦爾多平常不管交代什麼事情都相當隨意,甚至只叫布列依斯幫忙傳話也時常有,突然地這麼正經八百令他心中不安的預感油然而生。

  「庫魯托少佐。」

  「是?」嚥了嚥唾沫,他仔細回想最近進行任務或狩獵時是否有哪方面未盡到本分讓王子感到不開心,但橫豎想過還是沒找出個原因來。

  「從今天開始,解除你隆茲布魯軍人的職務。」

  由於太過震驚,威廉顧不得失禮便直接豁地從椅子上站起來,「可是、殿下…」

  「這裏已經沒有什麼隆茲布魯王國了。」無視他的慌張,也沒責怪他這樣大聲插話是否有違禮節,古魯瓦爾多逕自說下去,眼神似乎越過他望著後方牆上掛著的油畫。

  「殿下、您這樣讓威廉有點為難…」

  「我不再是王子,你可以不再是軍人,像其他人那樣用名字直接稱呼彼此就可以。」

  說完後古魯瓦爾多安靜下來似乎在等待回應,然而對面的屬下毫無反應地回視他,甚至忘了坐回椅子上,大廳頓時陷入一片尷尬的沉默。最後黑王子顯得有些受不了,用手指揉揉下巴,又皺起眉頭看了看從頭到尾旁觀的審判者。

  「欸……布列依斯,接下來要說什麼?」

  「算了,你還是直接講吧。」被點名的銀髮青年深吸一口氣,露出想往對方頭上招呼一記拳頭但奮力忍下的表情,終究只是搖頭。

  古魯瓦爾多挑起眉頭,聳聳肩膀,視線又移回還沒恢復思考的軍人身上,看起來比剛才認真許多,「威廉,生日快樂。」

  「诶……诶?謝、謝謝殿下…抱歉,實在還是習慣這樣稱呼…」

  這時一陣響亮的掌聲從門口傳來,人偶少女與三位侍僧不知從何時開始就在那兒看著。

  「瞧你們把他嚇成這樣。」路德停下鼓掌後評論道,但嘴角笑意完全蓋過了責備的語氣。

  布勞單手掩著嘴,連坐在肩上的弗拉姆看起來似乎也在忍笑,「這點子究竟是誰想的呀?」

  黑王子與審判官幾乎同時朝對方舉起食指,一個滿臉無辜,一個正氣凜然的,卻沒有人願意承認誰才是始作俑者。這畫面讓旁觀的侍僧們又笑起來,連一直神經緊繃的威廉都終於垂下肩膀低低地笑了。

  長久以來他一直固執追尋關於死亡的真相,以至和這個代表誕生的日子疏離得太遠,幾乎遺忘。他甚至沒細想過在星幽界沒有日夜的天空之下,所謂生日究竟還有什麼意義,不過當前帶領他們的人偶少女總會記得,更重要的是竟然收到了來自殿下的道賀,即使這天不是生日也變得意義非凡。

  唯一表情沒有太大波動的聖女之子緩緩走向前,臂彎抱著某樣東西。

  「威廉,生日快樂。」人偶少女將手中的小盆栽從懷裡謹慎地捧起,但太短的手臂沒辦法直接將禮物遞到壽星面前。「這是我要給你的禮物,可以種在庭院裡。」

  「威廉真的也很喜歡植物呢,說起來上次的……」魔術師侍僧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旁的路德跟布勞用眼神打斷,不過從當事人臉上僵硬的表情看來似乎已經有點遲了。

  威廉曾經自作主張地趁任務空檔偷渡一株皇后之丘活體回到宅邸,在路德允許他任意使用的庭園區塊裡嘗試種植,想當然是行不通的,幸好在釀成更大災害前,擁有植物外型的魔物就及時被機警的侍僧們肅清。在那之後他免不了地捱了好一段冗長的訓話,危害宅邸安全先撇開不提,路德也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破壞花園秩序的生物。這件事情並沒有驚動太多人,知道詳情的也幾乎都在場了,至少他可以為不用再更困窘感到欣慰。

  在這個如同一場惡夢的世界裡,連植物都是無法安心信任的存在,然而人偶少女手裡捧著的幼苗無疑地並不屬於這裡,至少甦醒之後他還未曾見過。連精通星幽界各種花草知識的路德都露出些許訝異的神情,讓威廉更確信自己沒有推斷錯誤,那株看似不起眼的瘦弱植株,是來自現世的東西。

  「大小姐、為什麼會有這……」

  人偶少女無視他打算提出的問題,將盆栽又往他面前遞了遞。

  軍人又花了幾秒才從恍惚的思緒間回過神,急忙上前用雙手小心翼翼地接過,用更接近的距離仔細端詳。

  這種藥草在現世相當常見,而且很容易栽種,能廣泛地用在許多方面,例如治療感冒造成的咳嗽,經過熬煮萃取後還能製造出緩解氣喘症狀的藥劑……過去攝取過的相關知識如氣泡般從腦海深處冒出,而他現在卻將安靜站在盆栽中的幼苗端在手心,像對待珍寶似謹慎。

  「趕緊把它種在花園裡吧,今天你可以放假一天。」人偶少女墊起腳尖催促著,得到點頭允諾後滿意地拉著侍僧們離開大廳。

  隨後王子也準備打道回自己房間,布列依斯在走廊上與威廉分別前拍拍他肩膀,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只是想讓你驚訝一點而已,沒料到你反應這麼大…抱歉。」

  「不、沒有這樣的事,很感謝你們!」




  
  獨自一人蹲在花圃邊,他握著鏟子卻沒有任何動作,愣愣地盯著被當作禮物送到自己手中的盆栽發愣。

  這種藥草在現世非常普遍,但在這裡威廉甚至不敢保證是否能將它栽種長大,它並不屬於星幽界。這認知像一道電流竄過軍人大腦,他如夢初醒地縮縮肩膀,猛然又想起自己身在何處。

  頭頂的天空總是幽微晦暗,一片朦朧,如同戰士們的前途一般模糊不清。他想到如果沒有陽光的滋養,現世的植物究竟能不能順利成長,又想到植物需要靠不斷往下生長的根抓住賴以維生的土壤,可他們所有人的雙腳都不被允許駐足不前,無論其他人決定如何,在找到追尋的答案前他絕不會……

  「很重要的話,就種在溫室裡吧。」路德無聲無息地拿著整串鑰匙站在他身後,出言打斷威廉的思緒。

  威廉依然維持著出神的表情,看他從大大小小功能各異的鑰匙中揀出其中一把,隨後打開一向劃分為禁地的溫室大門。侍僧紅色的身影消失在門內,隨後從裡頭傳來催促的聲音。

  「別發呆了,我等等還要回去傳達大小姐交代的事情,很忙的。」


140217


馬的我滑壘失敗超生氣XDDDDDDDDDDD(中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80-4120b6f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