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RO【064:死(Eyes)】

哇靠四年前的渣(幹你還有臉貼
‧這台電腦一年沒用了挖出來的不明物
些許傷口描述,不喜歡傷口的人請避雷。


【064】

     





  「只是閉上眼睛而已,而我卻求之不得。」






1.)

  全身被拘束帶牢牢固定在冰冷的金屬床上,沿著長廊在戴著口罩的研究員監視下,被推往巨大設施的建築物深處。

  長長通道由厚重的鋼門區隔,有時又筆直得像是沒有盡頭一般。四周充斥抽風機和空調的嗡嗡聲,令人錯以為自己正在耳鳴。偶爾穿插儀器運轉的電子聲和提醒錯誤的刺耳警鈴,一切都如此人工化。

  一路上沒有任何對話。




2.)

  恆常的低亮度照明使他漸漸失去時間概念,被挾持後似乎過了很久,又似乎是昨天才剛發生。吃著單調的食物,過著沒其他事可做的日子,一開始還會為了一起被抓住而下落不明的母親擔心,會因為思念家人而哭泣。

  而這些情感在緩慢流逝的時間中被沖淡,大部分是由於麻木,餘下那部份又隨著希望減弱而更加蕩然無存。

  反正大概不可能活著走出這裡了。

  他想。

  唯一令他感到慶幸的一點,幸好被抓的是自己而不是弟弟。




3.)

  接近預定目的地前穿越幾個像是實驗室的房間,大小不一的玻璃試管理裝著由內到外各種人體器官。從細緻柔軟的腦部到失去軀幹的手腳,全都接著複雜管線,有些還正在一抽一抽地跳動著。

  短短一瞥便能了解試管理的東西並不是標本,而是還持續運作的活體。

  成了這副德行還能算活著嗎?明明已經支離破碎,卻又活生生而血淋淋。

  最後也最巨大的透明圓柱裡漂浮著,預料中會出現的,是完整毫無殘缺的整個人體,氣泡規律地從口鼻冒出,在液體中緩緩上升。闔上的眼瞼呈現完全放鬆狀態,彷彿胎兒在母親子宮中安穩沉睡,唯一不同只有他們直立著的姿勢。

  剛步入少年年紀的孩子仍未思考到這般存在背後更深的意義,身體受到麻痺並被固定也沒有掙扎餘地。

  淺淺呼吸著無機質的空氣,他突然明白了,自己正在目睹即將迎接的命運。




4.)

  人類是如此脆弱的生物,費盡辛苦才誕生,卻輕易地就可能死亡。

  一旦死亡之後就什麼也沒有了。被賦予的使命、懷抱著的夢想、未能彌補的遺憾、甚至發自內心的情感,無論有任何理由或再怎麼非完成不可,都會隨著肉身和大腦停止運作戛然而止。回顧歷史中許多事件也是因為主事者死亡而告終。

  假使能有更優秀的人類,更強韌、更敏捷、更聰慧,並且聽從命令,也許就能更迅速更準確地達成目標……




5.)

  他神志清醒地看著胸腔被鋸開,強效麻藥抑制了嗅覺神經,因此滿溢的血腥味混合骨骼受高速摩擦而產生的焦味,都沒能進入感官。骨肉碎裂的聲音少了氣味相襯,變得沒有想像中毛骨悚然。

  全副武裝的研究人員並不在乎血液正在迅速流失,另一頭接著機械的管線正不斷把新血液送進他的身體。那是某種雖然模樣相近,卻和正常血液天差地遠的人造物質,這副身體已經準備好由新介質輸送養分和能量。

  暗紅色的心臟被取出時還一鼓一鼓地跳動著,取而代之的是個大小相仿,半透明的容器,內部閃著奇異螢光。

  軀幹中最後一個原本存在的臟器也被更換──其他在前幾次手術已經陸續取代完畢。

  事實上他幾乎不需要再接受麻醉,痛覺感應在不知道哪一回的實驗中被更改成狀態警示系統。只消將功能關閉,便完全不會再有任何感覺,施打麻藥僅僅只是為了確保。

  和每條血管都接合完成之後,鮮紅色透明的新心臟接替原先的器官功能運作,接受指令同一刻,它開始以全新的頻率跳動。

  肉身強化階段結束,後續還有觀察和藥物測試。

  以及最後迎接完成的步驟。




6.)

  『適應狀況很完美。』

  『倒是初代實驗體已經完全不堪使用,昨天處分掉了。』

  『還真令人扼腕,那可是所有保有生育功能的實驗體中持續運作最久,並且成功產下第二代的呢。如此一來,這就是空前絕後的第二代活體吧?』

  『不穩定因素太多,絕對不能再給他們有預定外發展的機會。』

  聲音隔著無菌室厚重玻璃屏幕傳進耳中,彷彿來自遠處。

  『無論如何,發育中的第二代實驗體同步率前所未有,這些資料使得它更顯得寶貴。』

  『必須好好利用千萬別浪費了。』




7.)

  很痛,非常痛。

  少年在隔離室地板上蜷著身子,連爬上床鋪的力氣都不剩。未曾想過在毫無外傷的情形下能產生這樣如同從裡到外被扯裂的痛。

  從斷續從研究員口中聽到的情報判斷,這是人工組織和藥物交互發生作用,活性生物人造構成體正漸漸將體內剩餘的脆弱組織進行取代,並且和新器官嘗試同步。而這只是必經的過渡狀態,也是標示成敗與否的分界點。如果同步狀況不理想,就得承受不斷挨針,更換器官及肢體,然後又是永無止盡的挨針。

  多數實驗體會在這一再重複的過程中失去性命,但熬得過並不代表就一定能存活。

  所以才需要找來大量實驗材料,以數量彌補不穩定的成功率。

  在最後能幸運存活並開始運作的成功實驗體,即成為所謂的「藍本」。

  眼眶像壞掉的龍頭般無法遏止地湧出淚水,已經無暇替自己的遭遇悲傷難過,也沒有多餘的精神思考為何實驗體會有流淚功能,純粹只是承受不了疼痛的生理反應。

  徒張著嘴卻發不出一絲哀嚎,唾沫從顫抖的嘴角滑下。

  真是狼狽不堪。乾脆死掉算了。

  可是現在的身體連死亡都沒法輕易辦到。

  不合時宜浮現的家人身影令他更加痛苦卻揮之不去,如果能忘掉就好了……反正已經再也看不到……




8.)

  穿著相同樣式寬鬆衣服的少年少女隔著觀察柵欄和厚玻璃打量他。

  「咦──紅色眼睛耶!」金髮女孩像發現什麼新奇事物地驚呼。

  一旁稍微壯碩的綠髮少年附和般說出自己的感想,「哇,是天生的嗎?光是長相就很有成為成功實驗體的資質呢!」

  其他幾人也跟著自顧自談論起來,照常裡判斷應該都是年紀相仿的同批生命體。

  「你就是從夢羅克來的『第二代』吧。」一直保持沉默的最後一人開口,銳利如同猛禽的眼神半藏在深藍色瀏海之下。「究竟會成為『食物』還是同伴……」

  虛弱地撐起身體看向說話聲來源,六對相似而不真實的紅眼睛直盯著自己。視線雖然不帶惡意還是令他感到如坐針氈,卻連翻身躲避都力不從心,最後他只好使盡最後力氣緊閉雙眼作為逃避。

  「……我們很期待呢。」

  離開前藍髮少年回頭再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長地喃喃自語,炯炯的血紅視線像是穿透眼皮似幾乎將他刺穿。




9.)

  能量再度通過腦部時,他唯一感覺是自己睡了很長很沉的一覺,身體沉甸甸像不是自己的無法動作。透過肌膚的敏銳感應得知四周充滿液體,溫度適中而且神奇地不干擾呼吸。眼皮和四肢一樣拒絕接收動作指令。

  光線透過眼皮微弱地進入瞳孔,液體流動柔和的咕嚕聲穿過耳道進入大腦。

  判讀後訊息顯示液位正在緩緩下降,接著雙腳接觸透明管堅硬光滑的底盤,並自動地穩穩站立。

  「SEC-M-01,完成最後測試,開始獨立運作。」從未分辨出究竟誰是誰的某個研究員平板地宣告。

  訊息波動像電流般通過身體,接著眼皮緩緩睜開。和原本比起來微妙地少了靈動卻顏色相同的瞳孔轉了轉,朝四周掃視,熟悉的實驗室和器材,蒙面的研究人員,自己似乎並沒有睡著太久。不,生命體不需要睡眠,那麼應該可以用運作暫時停止當作解釋。

  靜靜地沒有動作等待下一個指令。

  「第七個成功藍本,識別名稱『Eyes(艾斯)』,這務必確實記住。」

  迅速消化後他點點頭,學語似地複訟研究員下的指令,「識別名稱,『Eyes』,寫入永久記憶。」

  一旁的助手替他套妥款式單一的服裝,並在頸部扣上同時具有監視和控制功能的項圈。能獨立運作的實驗體又出問題並不是沒有發生過,他們聰慧並且強大,擁有思考能力,失去控制會成為嚴重的威脅。

  「你可以四處走動了。」

  手中裝置朝項圈發出訊號,解除強制控制狀態之後,少年眨了眨眼,神色中依然少了原本的靈動,但多了些迷惘。

  他茫然地朝熟悉又陌生的長廊走去。




10.)

  「又見面了。」藍髮少年悄然無聲地出現在轉角陰暗處,「『艾斯』是吧?」

  動作頓了頓,並不是受到驚嚇而是迅速的搜尋資料,有些不順暢地開口試著讀出得到的訊息。「……Eremes(艾勒梅斯)。」

  形象銳利的少年點點頭,其他人陸續從附近冒出,帶著好奇而興奮又小心翼翼地觀望。即使是人造生命體,他們依然還是孩子。

  「有名字呢,所以說是同伴了?」少女開心地跳了跳,柔金色長髮隨著動作飛舞。

  艾斯有點遲緩地思考正確應對方式,接著猶豫地伸出右手。

  見到他反應的孩子們爭先恐後地笑鬧推擠,想和他握手。沒有特別強調而光看表面的話,他們都和普通的人類小孩並無不同,好奇頑皮,會哭會笑,並且想要擁有同伴。但事實上卻是比魔物更接近怪物的存在。

  「……同伴。」

  逐漸跟上步調的少年嘴角微微上揚,但他並不知道自己正在笑。




11.)

  名為艾斯‧薩恩拉那的少年已經無影無蹤,在重新醒來那一刻。

  徹底死去了。


Fin.

2010.01.04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79-aedb473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