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Unlight【Make Believe】(美人組)

布列依斯&庫勒尼西,雖然嚴格定位上大概不到CP程度但還是雷注意
※老實說我已經沒玩遊戲也沒看過新的R卡劇情了,有BUG笑笑就好。
※很短,自己爽娛樂用屁文。
謝謝颱風啊我今天坐在辦公室很故偷寫(老闆震怒








[ Make Believe. ]


弄  成 








  少年在陌生的床鋪上醒過來時,頭一次覺得死者世界朦朧的日光竟也能如此刺眼,往兩邊拉開的窗簾被整齊地束起,和房間的整體氛圍一致。自己住處的窗戶鮮少維持這樣毫不遮蓋的狀態,他並不喜歡看見外頭枯槁變異的景象,彷彿生前不斷糾纏的惡夢繼續延伸,即使死亡也無法擺脫。

  事實上確實如此,他沮喪地回想,有段時日未再浮現的真實幻覺,隨著逐漸拼湊完整的記憶一同回來了。印象最後停留的地點在藏書庫高聳的層架間,視野隨光點四散後餘下一片暗。

  「醒了?」朝說話聲傳來的方向望去,房間主人手持銀色金屬壺,正在將一只玻璃杯注滿。

  稍微撐起上半身,庫勒尼西皺眉忍受襲來的暈眩感,接過玻璃杯時發現茶水是貼心的微溫。四下只有壁上掛鐘鐘擺規律的滴答聲,平時如影隨形,造成強大壓力的幻獸也不見蹤影,甚至連存在感都完全察覺不出。「……謝謝。」

  「在找你朋友的話,他大概不在這裡。」沒忽略那左顧右盼的細微眼神變化,身為房間主人的布列依斯語氣中泛著難以辨別的笑意,「也許他不是那麼喜歡我。」

  「我……」經過溫茶水滋潤還是留下一點沙啞的嗓音頓了頓,少年似乎對這樣的定位感到有些惱怒,「跟他並不是朋友。我現在好些了,可以自己回房,給你添麻煩真是不好意思。」

  布列依斯雙手扣住那其實沒有想像中瘦弱的肩膀,硬生生阻止對方起身的動作,「抱歉,該道歉的是我。」

  意外於平時形象強硬的銀髮審判者竟這麼乾脆地就退讓,庫勒尼西一時啞口無言。在這之前兩人平時並未交惡,但也沒有格外密切的接觸,大多數是由於暇時間的活動地點會在藏書室重疊而有了言語交集,大概也是因為如此,他才會第一個發現貴族少年在安靜無人的書架間失去意識。

  腦袋深處陣陣傳來的疼痛毫無趨緩跡象,於是他放棄堅持,任身體落回軟硬適中的床鋪上,此舉令銀髮青年泛起類似釋懷又像是欣慰的淺淺笑容。庫勒尼西才恍惚地想起,前些日子眼前這人早一步取回記憶,卻露出深受打擊的受傷神情,視線越過漫著霧氣的湖面茫然地望著很遠很遠的地方。

  「先休息一段時間吧,記憶剛回到體內時狀況不太穩定是正常的。」替他拉妥被單時,布列依斯這樣說。

  接著銀髮青年傾身向前,在庫勒尼西來不及有所反應前,將右半側長髮撥至耳後,臉頰輕輕貼上對方額頭,漏網的髮絲引起有些難耐的搔癢感。

  思考有些亂了節奏,少年腦中竟只想著,他身上幾乎沒什麼味道,沒有芳香,沒有殺戮留下的血腥味,硬要說的話大概只有書頁陳舊的紙張與墨水味,以及難以察覺的金屬氣味。這倒是不令人意外,銀髮審判者平時總是身著整副沉重的鎧甲,神情宛如戴上決心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硬面具。

  事實上並不是如此,他漸漸曉得,卸去鎧甲放下武器的審判者也有正常的喜怒哀樂,會默默替夥伴操心,也會在一個人咀嚼著記憶的同時透露出幾乎不像會出現在那張堅毅臉上,稍縱即逝的脆弱。

  「看來體溫恢復正常了呢,你剛才冰冷得嚇人。」

  他一邊喃喃自語地像在說給自己聽,一邊重新撐起上半身,袖口卻被輕輕地捉住。

  「布列依斯,」

  「嗯?」

  「……」

  少年沒有繼續接著說下去,莫名被呼喚的銀髮審判者只感受到被捉住的布料被稍微捏緊,而後又緩緩放開。

  庫勒尼西一語不發地翻過身面對窗下那片白牆,似乎打算就這樣回頭尋找無夢的安靜睡眠。


120621

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73-052705d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