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Unlight【Finally Woken】(光影組)

※對不起,標題看起來很正常但是裡面都是屁話(淦
※部份實錄的大小姊發廚文
※本來是要當王子L5賀文,但是毫無關聯(拍手笑
就這樣,不提供售後服務




[  Finally Woken  ]







1.)

  執著是種難以拿捏輕重的情感,過輕會使人看似一朵漂萍,無所適從,過重會令人失去理智,貪婪地對執著的人事物伸出雙手。執著會招來傷害、導致毀滅,無奈這樣的輕重從來難以由自己的意識所控制。

  戰士們第一次見到平時總是面無表情的聖女之子,竟也會像普通人一樣對事物有無法放下的執念,都感到相當驚訝。除了同樣是有意識、會思考的靈魂,沒有過去的人偶少女總是相當神秘,用縹緲的音調說著如同預言或警示的話語。

  於是當他從開始為了沒辦法將某位戰士納入麾下而唉聲歎氣時,眾人反而不約而同地感到一陣不知所措。某個無心進行地圖探勘的下午,人偶少女窩在大廳沙發固定的位置上,搆不到地面的光腳丫垂著,不如以往有生氣地晃來晃去,他屈手托著臉,一雙玻璃珠似的大眼睛無神地瞪著屋內某處。

  「唉……」

  數量已經不算少,而且戰力其實算得上足夠的戰士們由於無事可做,一方面也擔心帶領他們的存在如此喪氣,也紛紛往大廳聚集,頓時擁擠起來的空間卻感受不到熱鬧的氣氛。

  「大小姐,就算那個大叔不夠爭氣,我也會努力的。」在戰士裡算比較早來到聖女之子身邊的傑多這樣哄著,似乎在達成什麼共識之後,兩人默契變得意外的好。「所以打起精神吧」

  「喂……!小鬼少亂栽贓!」莫名被點名的阿貝爾有些氣結,事實上到目前為止,一路都是由他打前鋒安穩地前進。

  聖女之子朝思暮想的戰士是誰,眾人每天聽著斷斷續續的自言自語都已經有些概念,印象裡大概是個總是一臉嚴肅的銀髮審判者,在少數幾次切磋過程中也對他那操縱光的能力和顏色刺眼的披風印象深刻。不過問起究竟為什麼就是對這樣的靈魂特別堅持,他一時也答不上來。

  原本只是托著下巴認真思考的瑪格莉特突然站起身,不疾不徐地走到人偶少女面前蹲下,輕輕握住帶著球狀關節的小手。「不如把那些奇怪的謠言拋到腦後,照著自己的方式做做看?」

  「先找來他的記憶關係人如何?」身著軍服的金髮青年也湊上前,興致高昂地以自身經驗提供意見。「就像我找到艾伯那樣,說不定他能把你期望的戰士帶到你面前。」

  「……可是我聽說那位關係人是個麻煩的傢伙,反而會把對方嚇跑。」聖女之子奮力擠出細微的困擾表情,歪頭說起在友人間謠傳不止的說法。

  「因為這樣就把貴重的可能性放棄,太可惜了。」過去身為高階工程師的女子以柔和但不乏理智的語調勸說道,「不先嘗試就否定的話,很多機會就會這樣白白跑掉。」







2.)

  於是採納建議的人偶少女隔天便精神抖擻地願意再次出門進行地圖探勘、收集碎片,甚至和朋友進行了幾場挑戰。他甚至想不起這般執著最初的由來為何,照理而言自己和降臨在這世界的戰士們毫無關聯,更不可能在過去就種下什麼不解的緣分,卻如同在最初擁有意識時,便被賦予要找到並喚醒那位戰士的責任。

  今日果不其然地在切磋結束後決定命運的時間裡,再度瞥見那位早已迴避數次的身影,據說被死神所糾纏的王子。先前總因為各種傳言說法而拒絕喚醒他,這次終於願意面對現實的聖女之子舉起手,輕柔地唸起重新賦予破碎靈魂實體的咒語。

  形體逐漸從模糊的影子凝聚成飄飛的下襬、握著配劍的優雅手指、漆翅膀般的短披肩,最後是睜開後投來冷漠視線的血色瞳孔。

  「……無禮的女人,打擾我的安寧就必須付出代價。」

  出鞘的劍壓激起獵獵的風聲,身後的阿貝爾和庫勒尼西機警地擺出應戰架式,然而嬌小的人偶少女只是擺擺手,毫不畏懼地盯著顯然相當不的王子瞧。「這裡不是你原先所在的現世。」

  一段距離外聽到這樣說法的古魯瓦爾多停下動作,狐疑地瞇起眼睛看了意外鎮定的人偶半晌,突然明白狀況似地聳聳肩,將劍還鞘。「我不需要你的力量,也不會為你作戰。」

  「即使這樣你也回不去喔。」來自虛無的嗓音從機械式開闔的口中溢出,鑽入剛甦醒而還未完全清明的腦袋,「你已經醒了,回不到那片毫無感覺的暗裡,能做的只有前進了。」

  原本轉身想走的王子停下腳步,細微的動作裡察覺得出他起了再度拔劍攻擊的念頭。

  「在這個世界裡,可以盡情地戰鬥,也可以什麼都不做。我想拜託你一件事情,假如能完成的話你想怎樣就隨便你。」人偶少女大步向前,雖然身高幾乎只到對方腰際,卻仍然直勾勾地望進那雙澱滿血色的眼底。

  「憑什麼要我幫你做事?」

  「不想知道嗎?你此刻身在這裡的原因。」

  「沒必要。」

  「不想再次遇到嗎?和你命運緊緊相扣的人──」聖女之子賣關子般地讓語尾隱沒在寂靜裡,幾秒後才再度開口,如同誦咒似地唸出那個名字。「布列依斯。」

  他從頭到尾緊盯著王子的眼眸,果不其然在毫無波瀾的眼裡看見細微的漣漪,滿意地在對方聽見久違的四個音節後,發現那雙瞳孔震顫收縮了一下。古魯瓦爾多沒答話,但也沒有轉身離開,似乎在反覆思索不過是個名字,竟能引起這樣共鳴的原因。

  彼時的他還沒有任何記憶,甚至不記得何謂執著,只覺得人偶略帶冷硬的嗓音如同投進死水裡的卵石,激起一陣令人煩躁的污濁雜質,卻看不清理頭究竟包含了些什麼。







3.)

  你們都是殘破的拼圖,四散在這片灰暗世界的各個角落裡,埋藏在污的灰燼之中。呼吸缺乏氧氣的空氣,仍舊跳動的心臟循環著沒有養份的血液,看著自己被開腸剖肚甚至身首異處,除卻毛骨悚然的疼痛外一切有如袖手旁觀。隔日在黯淡的晨曦裡起身時,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地,恢復成甦醒時的樣貌。

  沒有人是完整的,即使拾回所有碎片,遇見命運中因果相繫的對象,終究誰也無法恢復完整。

  因為你們早已永遠失去最重要的一塊拼圖,那就是生命。







4.)

  古魯瓦爾多最後還是跟著回到位於魔女山谷外圍的宅邸,但就只是跟著回來而已,之後便沒再做過任何事情。包括和其他成員交談、進行任務或是參與作戰會議,聖女之子也沒強迫,讓侍僧替他安排住進空著的房間後就放任不管了。

  他偶爾會在夜深人靜時鬼魂般地提著劍在長廊上遊蕩,獨自在無人的書庫裡閱讀,或是悄無聲息地出門狩獵,並帶著戰利品歸來。所謂戰利品並不是恢復記憶所需要的碎片,只是單純的怪物屍體,若不經過聖女之子的魔力轉換,就不過是一堆毫無用處的骸骨。

  他沒將那些奇形怪狀的屍骸交出,反而以出人意料的耐心仔細處理過後,做為房間的擺飾。部份成員對這樣的怪異行為頗有微詞,不過在人偶少女從不過問,也不至於侵犯他人生活範圍的前提下,很快便銷聲匿跡了。存在影之世界的每個人都背負著不同的過去,也都在心裡藏著難以道出口的苦衷,如今只剩下憑依魔力而行動的一縷幽魂,互相杯葛干涉毫無好處。

  恢復平淡無奇的日子持續幾天,聖女之子規律地外出探查地圖,並帶回比以往更多的各種顏色魂魄結晶。直到某個突然早歸的下午,他將隨行的戰士拋在身後,快步走到王子房門前,稍嫌急促地敲了門。

  好一段時間後房間主人才終於應門,出現在門板後的身影衣著整齊,但眼神看起來有些恍惚,令人參不透他究竟正想就寢還是從睡夢中被吵醒,總之表情微微透露著不滿。

  「……做什麼?」

  「說好要拜託你的事情,可以實行了。」人偶玻璃珠製的眼睛直勾勾地望著他,眼神裡沒有畏懼,也沒有笑意。

  「現在沒那個心情。」

  「只有你能辦得到。」虛幻的嗓音如同看不見的手,從背後拉住欲轉身關上門的古魯瓦爾多,「而且你明知道這沒得選擇。



  「啊、大小姐您來了,今天也是為了那位戰士而轉動命運嗎?」

  短髮的瘦小侍僧拉開簾幕,臉上是如同往常的笑容,不冷不熱,但也不虛假。

  聖女之子揮揮手當作打招呼,隨即走向簾幕後方,不同以往的是身旁跟著前幾天剛加入的王子,兩人一前一後沉默地進入名為暗房的空間裡。和影之大陸顯然不同的暗連接著現世,或其他任何地方,能藉著某些機率喚醒死去戰士的亡靈,雖然已經有不少人陸陸續續地加入,不過仍然抓不住讓銀髮審判者甦醒的契機。

  拋出重新排序命運因果的媒介,也許是為了加些娛樂效果,卻和整個世界格格不入,稱為抽獎券的東西,原本一片寂靜的暗像個漩渦似地轉動起來。侍僧和人偶少女一語不發地等候結果,沒想到原本滿臉不在乎地站在旁邊的古魯瓦爾多突然有所行動。

  王子箭步踏上前,篤定地將手伸進尚在擾動還未平靜的混沌裡,在聖女之子驚愕的注視之下,在侍僧焦急的喝止當中,拉出鮮紅布料的一角,隨後整個人影便脫離暗,跌落在地面。醒目的紅底金邊披風,耀眼的銀色長髮,見到出現眼前的正是期待已久的戰士,少女只能愣愣地瞪大雙眼。

  「你竟然擅自打亂因果……」名為布勞的侍僧有些無奈,但既然已成定局,說什麼也沒用。

  始作俑者也露出略為驚訝的表情,看著跌在地上的身影緩慢站穩,甫睜開的眼底盡是茫然,不過在兩雙眼神對上的同時,迅速地恢復清澄,如同晨霧消散後露出的大片海面,光亮而平靜。

  「比起現世,我更喜歡這個地方。」未經思考地,這樣沒有前後的一句話便脫口而出,彷彿久遠的過去裡就已經被設定好的台詞,在必要的時機被播放出來。

  弧度優雅的薄唇動了動,試著發出聲音,接著緩緩吐出完整的句子,明明是淡然清冷的嗓音,他卻覺得有些熟悉並沒來由地感到懷念。

  「古魯瓦爾多、我真是為你感到可憐。」


  他們都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長到似乎能延伸到永遠,名為死亡的夢,卻在這一刻身不由己地醒了過來。



120404


王子R4如果還是中二耍帥日記我就跟他沒完沒了(無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2012.04.27 Fri 14:04  |  Y #-
一口氣看完大大王子姬的文,好喜歡好滿足,而且還欲罷不能(欸)
希望大大之後能多再寫一些他們的文阿(不要給人壓力) :D
  [URL] [Edit]
2012.04.28 Sat 09:21  |  霧山 #-
Y桑>>
我也希望有時間能把腦中還有的想法寫出來喔喔喔TDT!!!
但是現在工作實在太忙了orz
如果可以的話,會盡全力的,謝謝你>_<!!!
  [URL] [Edi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71-85b178b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