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既刊】王子姬小說本《Cry me a river.》資訊&試閱




【刊名】Cry me a river.
【作者】霧山
【封面】蕪方ㄉㄉ
【配對】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
【性質】嚴肅向R18……吧(好意思)R卡捏有
【規格】A5
【字數】2.2萬字
【價格】150
【插花】Acilo烏魚子

取書方式>>通販或場次請私下聯絡(mail佳
聯絡>>噗浪 http://www.plurk.com/Omaezaki_R
    BLOG 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


※因為相關性的關係,將《你希望的與我想要的》、《你能理解的僅止於此》、《無以名狀的芒刺》這三篇略作潤飾後作為短篇附錄。



【以下試閱】
4.)

  時間大概是分別前的深冬,這年聖誕節已經沒人有心情慶祝,隊上透露出疲倦絕望的氣氛。人數比起先前大幅銳減,剩下的不是運氣實在太好,就是接觸混沌元素後身體產生異變的病患,簡稱汙染者。用病患形容其實不太恰當,畢竟他們外表仍和正常人無異,身體機能甚至更好,擁有普通人類無法驅使的各種能力,也更能抵擋異世界魔物帶有的毒素。

  那天的氣溫相當寒冷,而且下著漫天大雪,地面變得寸步難行,整座森林都被厚重的積雪壓得嘎吱作響,臨時營地搭建在森林邊緣的空曠處,以避免營帳被從樹梢掉落的雪塊壓垮。還堪使用或能夠進行修復的運輸器材聚集成列,能自由行動的成員整理物資,清點傷亡名單,大家身上多少都有幾處傷口,或輕或重,衣服也沾上血汙和泥土顯得狼狽。

  所有人很有默契地不發一語,持續三天的慘烈苦鬥使他們又折損許多戰力,但天候實在太過惡劣,陣亡的同袍們只能暫時安放在毀壞的運輸艇內,無法及時下葬。想到既是隊員又是朋友的他們,此刻不但再也不能一起痛快飲酒,盡情歡笑,還要在濕冷的天氣裡挨寒受凍,就誰也開心不起來。

  事實上他們已經不會再感受到寒冷和痛苦了,但大家都寧可選擇逃避這樣的體認。

  報到完並讓隊醫檢查傷勢後,布列依斯掀開營帳門走入雪中,風灌進制服裡寒冷得有些疼痛,雖然很想就這樣回自己分配的帳篷裡窩進睡袋,不過工作還沒結束無法如願。答應隊長會先去尋找再度行蹤不明的同組室友,即使不太甘願,可是這種氣溫下如果在外頭迷失方向,就絕不可能撐過夜晚。

  朝凍僵的雙手努力呵氣,完全不見成效,手指依然泛紅並且毫無知覺,嘆了一口氣候將半濕的手套穿戴回去,縱使這樣很冷,也總比毫無遮蔽來得好一點。

  古魯瓦爾多沒有先回帳篷休息,找過伙食配給部,武器倉庫,物資堆積處,空蕩蕩的運輸艇內,都沒看見他的蹤影。不會真的迷路了吧?

  正喪氣地這麼推想時,腳步來到營區後端無人涉足的區域,暫放著死去同袍的廢棄艇艙靜靜地停在雪地中。新降下的白雪將安置屍體時進進出出踩得一團混亂的腳印,和隨之滴落的鮮血盡數覆蓋,因此現在看起來就和存放其他東西的倉庫沒什麼兩樣。

  至於究竟為什麼有勇氣查看這個地方,布列依斯自己也不明白。打開艙門那一刻其實他相當害怕,恐懼從身體深處不斷冒上來,喉頭一陣苦澀,看到艇內的景象時,即使是已在連隊待上數年的他,也只能狼狽的掩住口鼻阻止作嘔的感覺翻湧而出。

  低溫讓死者的身體不至於太快速地腐壞,但少數昆蟲仍然猖獗地入住,臨時停屍間內回盪著細微的嗡嗡聲,不祥而恐怖。滲出的血水漫了滿地,比起腐臭味,瀰漫整個空間的是濃重的血腥味,幾乎令人難以呼吸。

  銀髮青年壓抑住立刻轉頭逃開的衝動,多加查看幾秒,驚愕地在後半部出口處發現搬移造成的跡象,還很新鮮,於是他關上門繞到艇身另側,立刻明白古魯瓦爾多可能的去向。從門口開始,一道拖曳的痕跡往森林深處延伸而去。

  他打著哆嗦,同時咬牙循著血水書寫出的路標前進。

  找到室友意外地沒花上太多時間,在林木稍微稀疏的一片平坦處,少年王子就一動也不動地佇立正中央,雪花不間斷地落在他肩頭,落在他深灰的頭髮上,而他依然無動於衷。樹林下幾處明顯被擾動過的雪堆,不再潔淨的白雪混雜泥土和血水顯得髒汙,無須多想便明白被帶走的屍體去了哪兒,早就數次撞見古魯瓦爾多拖著魔物屍體獨自離開,但對象變成人類倒是頭一遭。

  不過四周並未見到切剁後應有的大片狼藉,布列依斯心中不禁升起疑惑。「你把他們埋了?」

  少年點點頭。

  「只是埋了而已?真不像你。」得到明確而肯定的回應令他咋舌,過去被帶走的魔物總是被蹂躪得看不出原本形狀,無一倖免。

  「等之後剩下骨頭時,再挖出來當標本。」

  寒冬終將遠去,暖和的陽光及溫和的細雨迎來春日,積雪漸漸消融,淺埋之下的死者會曝曬在春陽之下,死亡寧靜的假象逐漸剝落露出醜陋本質,屍體腐敗的速度超乎想像的快,這些昔日隊友們很快會成為蛆蟲蠅蟻的腹中大餐,熟悉的臉孔面目全非,血肉化作泥水回歸大地。

  「但在春天來臨前,我們早就離開這裡了。」

  這是委婉的說法,事實上沒人敢保證自己能活到冬天結束,這一帶地區有大量的渦不斷產生,連隊裡幾乎每天都有人受傷,每天都有人戰死。大家都想活著回到家鄉,但愈這樣希望的人卻總是愈難如願。

  「古魯瓦爾多,如果我不幸戰死了,你也會像這樣把我埋進雪地裡嗎?」

  他也搞不懂為什麼自己要說出這樣的話,明明下定決心一定要活著回去的不是嗎?還沒理出頭緒,一陣天旋地轉後他便被摔進剛下不久的新雪裡,半個身體陷了進去,寒意和濕氣透過制服緩緩滲入。

  「你如果要死,」血色視線直勾勾地望進布列依斯眼底,除確認真以外再沒其他情緒,「也是在我的劍下。」

  禁錮住頸部的雙手因接觸過積雪而寒冷異常,但銀髮青年卻不禁失笑,沒來由地再度拋出問句。「你難道都沒有願望嗎?」

  「什麼願望?」

  「什麼願望都可以。」

  古魯瓦爾多輕輕眨了眨眼,擱在睫毛上的細雪因而被甩落,正好掉在布列依斯臉頰上,「……沒有。」

  「就這樣活著真是可憐。」雪花很快便融化了,只剩下小小的透明水珠。

  「你們不也是,」他淡然地反駁,「始終追求著不可能達成的願望,不是更可憐嗎?」

  銀髮青年沒再回答,沉默在兩人之間迅速蔓延,他睜著眼睛,任由雪花落進眼裡,冰涼得刺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2012.04.09 Mon 02:22  |  一閃一閃小星星 #-
ㄜ取這種名字爽ㄛ(幹

啊~~~~~~~~
啊~~~~~~~~~~~~~~~
我太感動了留言簽到QQ 先祝你大賣喔喔喔
如果印量真的抓不準印太多 剩下ㄉ我包ㄌ。
  [URL] [Edi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69-ab8caffb
【刊名】Cry me a river.【作者】霧山【封面】蕪方ㄉㄉ【配對】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性質】 2012.11.20 21:4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