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RO【027:五體不滿足】

※活體分割有(誤)
 沒什麼血但有腥,不適者慎入。

※相關人物
 Eyes(艾斯)/薩恩拉那家次子
 Joshua(約書亞)/藍衣大主教
 Ana(安娜)



『如果王國內舉辦個陰險惡毒女人大賽,妳肯定名列前矛。』




[ 五 體 不 滿 足 ]







  異變捲起風暴吹盡沙土後在沙漠中央留下宛如巨大槍傷般的瘡疤,一片光禿龜裂的焦土。烈日盤據在蔚藍得過於夢幻的天空當中,乾淨清明的蒼穹之下是死寂憔悴的大地,毫無氣象變化令人忘卻究竟經過幾個日夜。

  如果能睡上一覺、好好休息該有多好,至少暫時忘卻力不從心的無聊時光。青年這樣想著,卻連移動頭部避開不斷刺著後腦杓的碎石都辦不到。那怪物他媽的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大地疤痕中央圍繞尖牙的洞,深處有異樣光芒不斷閃動,像是地獄張開貪婪的血盆大口。出於好奇想一探究竟的時候便碰上那東西,體積龐大、外表噁心,完全不同於路上遇到飄忽不定的詭異魔物。

  過沒多久後他就躺在現在這個位置了。

  雖然折斷怪物的一隻手臂後令它打退堂鼓,消失在洞深處,但自己身體卻被撕成兩半,更慘的是無論怎麼搜尋,下半身都不在視線可及範圍內。骨折的雙手不聽使喚,等同完全失去移動能力。

  究竟過了幾天呢?三天?五天?印象有點模糊。事實上連他自己都很好奇這個身體蘊含的能量會在多久時間之內耗盡。

  假使會有耗盡的時候,就必須在那之前想到辦法。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將腦袋從煩人的石塊上移開。





  突然出現的高挑身影遮蔽陽光,映入眼簾的面孔相當熟悉,卻令他皺起了眉頭。

  「真難看啊,艾斯。」

  女子從上方俯視一臉狼狽的青年,光線在她淺金色長髮周圍形成光暈,令她的輪廓顯得有些恍惚。「要不是安娜感覺到你的聲音,你大概就要在這兒躺到變成化石了吧。」

  她身旁出現另一位相較之下十分嬌小的鍊金術師,蓋過耳朵的柔順短髮和圓潤的臉部線條讓她看起來相當年輕,但玻璃珠似的眼神卻看起來有些冷淡。而且佩帶在胸前,代表擁有「創造者」資格的協會勳章,暴露她不可能只是個小女孩的事實。

  「我...見過妳。」青年很納悶地微張著嘴,有些失禮地盯著對方猛瞧,「在研究所裏,曾經好幾次見到,也看到妳和研究團隊起了爭執。」

  「...但從某一天開始妳就再也沒出現過。」

  「高層想殺掉我,所以我逃走了。」安娜語氣平靜地回答,彷彿未曾身歷險境。「他們想掩蓋研究失控的事實,拒絕接受我提出將一切終止併銷毀的建議。」

  「『公司』已經被摧毀,而且待在妳一旁那位大人身邊,應該是很安全的......話說回來,『代行者』首席竟然窩藏鄰國逃犯,這感覺不太妥當吧?」青年轉動眼睛,斜睨著帶著些許微妙表情的女子。

  女子露出無懈可擊的笑容,「哎呀,看來你還挺滿意沙漠燦爛的陽光,只好讓你繼續享受日光浴囉?」

  「約書亞,如果王國內舉辦個陰險惡毒女人大賽,妳肯定名列前矛。」

  「如此受你讚賞,還真是不敢當,」她嘴角維持柔和神聖的弧度,一邊將鞋跟重重壓上他殘破的胸口,「安娜,他的身體估計還有多久才會停止運作?」

  「還可以持續幾個月吧。」

  「那就讓你繼續和太陽乾瞪眼幾個月如何?就這麼決定了。希望那怪物別覺得你很美味,意猶未盡的來尋找點心啊。」約書亞說完開始唸起傳送咒語,作勢想離去。

  「喂......別這樣!那東西,到底是什麼?」

  挑起眉看著他,主教看上去對艾斯不曉得這區域發生了什麼異變感到有些驚訝。「魔王夢羅克。沙漠裡空間扭曲的現象也是因為它覺醒而產生,夢羅克城也嚴重受創。」

  這消息讓青年一時無法消化,只能錯愕地瞪著她。

  安娜蹲下身檢查他缺損的身體,在軀幹被硬生生扯裂的地方,顯然不屬於人類的器官暴露出來,皮膚和內臟邊緣都留著燒焦痕跡,血跡在地面乾涸成大片已經不太明顯的污漬。「沒辦法順利再生的原因是受到暗物質侵蝕,你遺失的身體部位找回來大概也不能用了。」

  「诶......?這樣該怎麼辦?!」

  看著艾斯面露慌張神色,約書亞忍不住噗嗤笑出聲音。

  「我帶的材料應該足夠進行修補,試試看。」她說完從腰間不可思議的方形皮包裡掏出裝有各種顏色不明物品的試管,仔細端詳後倒進燒瓶裡混合。

  「等、等等,修補......會很痛嗎?我想我必須做好心理準備...」

  「你又感覺不到痛。」女主教笑彎的眼神裡帶著看好戲的色彩,安娜則毫不理會他無意義的擔心,逕自開始進行鍊成。





  重獲手腳的感覺有些微妙,艾斯踏出久違的步伐覺得身體飄飄然,進入傳送之陣的光圈前他又回頭看了大地中央突兀的傷口一眼。「這世界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啊?」

  「回去問你哥或你弟,我懶得解釋。」

  「......慢著,你不是來調查它,不然跑來這地方鬼混做什麼?」

  「我根本不知道沙漠變成這個樣子啊!」被質疑得有點惱羞成怒,青年激動地跺了跺腳,「要是知道的話,我早就到暗殺者公會了,也不需要在鳥不生蛋的地方耽擱這麼久!」

  抗議聲落下的同時,傳送魔法也因為他的拖拖拉拉超過時效而散成光點消失,現場一片沉默。

  「你還真是.....無藥可救的變態跟蹤狂。」




FIN.



一樣是廢紙回收找到的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2011.11.12 Sat 12:17  |  太太 #-
原來其實是以調查為由實來跟蹤嗎XDDDD
總算看到這篇的完稿其實很高興:$
當初聽你說構想的時候YY好久(掩面
是說我每次看到毀掉的夢羅克都一陣心酸.....
我還沒見識過他的繁榮就看到廢墟了啊(痛哭
  [URL] [Edi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52-090bd15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