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聖誕賀]イナイレ【向你的微笑行禮致意】(綱立)

大家聖誕快樂!!!
‧CP是綱立,我記得身邊好像立綱派比較多,但是抱歉還是綱立(shit


向你的微笑
      行禮致意







  天色才微亮的清晨時分,球場上已經傳來守門員訓練發球機運轉的聲音,奮力來回跑著的身影隱沒在薄霧中。氣溫很低,細細的雪花仍不斷從空中飄下,由於幾乎沒有風使飄落的速度顯得相當緩慢,背景呈現一片安靜與冷清。

  少年擋下第一球,隨即朝對角線方向撲去,拍開角度刁難的第二球,接著再一躍而起,勉強接住位置較高的第三球,節奏緊湊得幾乎沒有分心的餘裕。手腳大幅度地伸展,跳起後輕盈著地,顯示少年的柔軟度和協調性都極佳,褐色短髮隨著動作偶爾飛起又落下。

  隨著練習時間漸漸過去,機器後頭原本裝滿足球的籃子慢慢接近見底,球門前的身影也稍微開始浮現疲倦的跡象。行動因為四肢痠痛而略有遲鈍,汗水從臉頰滑落到一半就失去溫度,隨著沉重呼吸進入肺裡的空氣寒冷得令人有些難受,立向居不住皺起眉頭。

  眼角瞥見另一側有顆球就要突破防線,少年喝了一聲拉直身子想阻擋,這時左腳卻在積雪融化而泥濘潮濕的地面打滑,最後還是撲了個空。

  頓失重心使他吃了一驚短時間無法快速反應,來不及穩住便隨著作用力撞向地面,嘩啦一聲。雖然狼狽地抱起手臂保護頭部,但嘴裡還是嚐到少許泥土味,冰冷的感覺迅速滲透衣服,少年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快速地站起身,可是接觸地面的半邊身子已經濕透並沾滿泥巴,看來練習是必須到此為止了。懊惱地伸手想拍拍衣服上的髒汙,未乾的泥水不但拍不掉還愈拍愈搞砸,這時他突然覺得手掌麻麻地疼著。

  手套不堪使用磨破了,幾個小時浸著雪水的手掌除了有些破皮外,更凍得發紅,試著彎曲手指卻有點力不從心,對著呼氣也沒什麼感覺──看來是非休息不可。

  將器材歸位後立向居刻意繞過傳出陣陣笑鬧聲的餐廳,回房抓了替換衣物就往澡堂方向走去。低溫使得適中溫度的水淋在皮膚上顯得燙人,尤其是雙手和腳掌更是刺痛得令他倒抽一口氣,咬牙將全身沖洗一遍後,迅速在熱氣散失殆盡前套上衣褲,再用外套將自己裹緊。

  走回房間門口的路上他都處在恍神狀態,導致差點來不及剎車撞上門板,停下腳步後他愣愣地盯著紅腫發麻的雙手發呆。樓下傳來円堂響亮的吆喝聲,隨即一陣鼓譟,基山說了什麼提議,然後是虎丸一邊拍手一邊叫好的聲音,接著大家又哄堂大笑。歸結下來大概是要一起出去到處逛逛之類的。

  想要跟進的念頭閃過腦中,隨即又因為襲來的陣陣倦意而打消,認命地甩甩頭後轉動門把打算回房休息。

  「喲,立向居!」

  「綱、綱海學長……!」充滿朝氣的招呼聲嚇了他一跳,轉過頭發現來人是綱海時他一邊反射性地將雙手藏到背後,反而有點欲蓋彌彰。「你也要和大家一起出門嗎?」

  雖然發現他的異常舉動,但綱海沒戳破,雙手插在口袋一臉輕鬆地逕自朝他走來。「欸?大家要出去啊?我完全不知道呢,只是在房間悶久了出來透透氣。」

  由於靠得太近的關係,立向居下意識地後退半步,才發現背後已經抵到門板,他沒來由地顯得有點緊張。綱海朝他伸出右手時甚至瞇起眼睛縮起肩膀,一副自覺要被打頭的樣子。

  不過對方只是拿起他披在肩上的毛巾一角朝他臉頰抹了抹。「臉上還有泥土,早上又去練習嗎?」

  「嗯……嗯,稍微練習了一下。」深藍色瞳孔左右看了看,透露出他的心虛。「綱海學長不打算跟他們一起去嗎?現在追上去也許還來得及……」

  不知道是為了轉移話題還是發自內心的問句才剛落下,膚色黝的少年立刻聲音宏亮地哈哈大笑起來,這樣的舉動惹得立向居忍不住微微抬頭疑惑地盯著他瞧。

  「可惜我有另外安排的行程囉!」

  「咦……這樣就好,那我先回房休息了。」少年沒發現自己臉上閃過鬆了一口氣的神情,說著就打算完成剛
才開門的動作。

  沒想到手還沒握上門把就被搶先攔截,他著急地想把手抽回,卻被牢牢握住,溫暖從綱海略大的手掌傳遞而來。不小心還是被發現,以為這回真的免不了捱罵的他閉緊眼低下頭,嘴唇抿成不安的形狀。

  「你這是什麼反應啊?我很可怕嗎?」高出他半截的少年寺無奈地笑,伸手拍拍他剛吹乾而顯的蓬鬆的頭髮,「不要急著走啊,我有東西要送你。」

  接著他從鼓起的外套口袋裡掏出一個有少許裝飾的紙袋,看起來應該是禮物沒錯,上頭還用有點歪斜的字體寫了『聖誕快樂』幾個字,顯然是他本人親筆寫的。見立向居呆著沒反應,綱海直接將東西塞進他手中。

  「……原來今天是聖誕節?」那麼一來大家今天不但沒練習還集體出遊的行為就得到解釋。這才反應過來的少年慌張地想把禮物歸還,又被硬塞回手裡,兩人就這樣一推一遞的持續好一會兒。

  「綱海學長!」立向居有點為難的拉高音調,眉心擰起不知所措的皺褶,「我不知道今天是聖誕節啊!沒準備東西回送給你,所、所以我不能收下……」

  綱海挑了挑眉,對他擺擺手表示沒關係,但少年仍然堅持不收。

  「好吧,如果你真的很介意的話,那今天晚點和我一起出去逛逛,就當作回禮如何?」

  褐髮少年睜大眼睛,先是消化了他話中的意思後才緩緩點頭。

  「附近廣場好像有個活動,晚點應該會更熱鬧,我還滿想去看看的。」見他終於不再把禮物推回自己手中,綱海露出滿意的表情,「而且你也該出門走走了,整天只是練習會累壞。」

  「真的這樣就可以嗎?」

  「真的,所以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再次輕拍他的頭頂之後,綱海動手替他打開房門,接著退在一旁等著房間主人走進去,順手再帶上。在那之前他探頭笑了笑,「祝好夢!」

  少年就著窗戶透進的光線輕輕打開紙袋,裡頭是一雙全新的守門員用手套,和另一雙連指保暖手套。

  他將這兩樣東西抱在胸口,突然覺得心跳變得很快。


Fin.


101225

YA!!我趕上了(你好意思說)
天啊好閃,甜到我自己無法從頭到尾再看一遍(爆)
到頭來我還是喜歡就是表現出來的那樣性格的立向居,腹什麼的屬性,不是我的菜。(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2010.12.25 Sat 23:04  |  阿璃 #-
恭喜綱海把到學弟了━━━━━━(゚∀゚)━━━━━━ !!!!!(本來就

好甜wwwwwwwww
立向居好可愛,一直都不覺得立向居腹說XD
小必寫真好 喜歡( ゚∀゚) ノ♡

  [URL] [Edit]
2010.12.26 Sun 00:55  |  芽芽 #-
阿哈阿哈阿哈阿哈
真的是超甜密拉拉拉拉(升天
  [URL] [Edit]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Edi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44-93e6c49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