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問卷】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以下正文)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無聲勝有聲/船擬人相關/10.12.10

[開頭]

他從沒提起過自己的本名,只告訴大家可以叫他巴恩上校。
大家都曉得那並不是真正的名字,卻有志一同地沒追根究底,畢竟不願提起肯定有什麼只有他才知道的原因,才會令一個戰士決定將名字和風風火火的時代一起留在過去。

[結尾]
肩章在陽光之下閃閃發亮,金髮被海風微微揚起。
在煙霧中平穩下沉的同時他依舊維持同樣的行禮姿勢,直到什麼也看不見,徒留一陣漣漪漸漸消散在水面。

[最喜歡的部分]
他也親眼目睹過身上燃著熊熊火焰卻仍朝港外全速前進的同袍,
漂亮的軍服被鮮血大片大片地染紅,卻依舊站在最高那層甲板上抬頭挺胸地高舉國旗,凜冽的神情中沒有絲毫動搖和恐懼。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只是不夠完美/稻妻(基基)/10.07.14

[開頭]

  落地窗從航站大廳挑高三層樓的天花板垂直而下,旅客們鞋跟在光亮的地面匆促而清脆地敲擊出聲響,空氣中微微瀰漫著清潔劑的味道。也許該歸功於盡責的清掃人員,整片高聳的玻璃一塵不染,窗內窗外彷彿沒有隔閡,空中只浮著幾團捲雲。
  這樣藍得無窮無盡的天空,還真是有些令人心煩呢。這些想法浮雲般地飄過名為川的少年心頭。

[結尾]
  已經不是了,他突然明白川已經不再是那個會因為小小的不如意而吃不下飯的孩子,不再是跌痛了就把想要放棄掛在嘴邊的孩子。強悍不是一切,能對自己坦承才是真正的強悍。
  川明顯地成長了,相較之下猶豫不決地似乎是自己。
  那瞬間他覺得自己清楚聽到,青春破繭而出展翅高飛的聲音。

[最喜歡的部分]
  掌心互相緊緊握住時感受到少許沙土的粗糙觸感,以及帶著汗水的體溫,一同奔跑努力過後的證明。一切都真實到恍若夢境。
  那是只需要一句話語、一個手勢或甚至一個眼神就覺得能重新振作的安然。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預感/RO(薩恩拉那兄弟)/09.11.23

[開頭]
  照理而言自己是不會再擁有任何夢境了,但艾斯最近卻常在假寐狀態的半夢半醒間看見斯必茨的身影,頭也不回地朝前方走去。雖然他的腳步不急不徐,艾斯不知為什麼地就是追不上。前方是一片渾沌不清的暗,當斯必茨的輪廓逐漸沒入其中時,他試著用光獵照亮四周,但光芒卻像被吞噬般地流失殆盡。見到這光景那一刻他頓時便理解了,那並不是暗。
  而是虛無。

[結尾]
  現在這個樣子的自己,恐怕已經沒有追上前去的資格。所以在自私層面而言很希望當前狀態可以維持久一些,並不是忘記應該要完成的責任,只不過是僅存的一點點貪戀罷了。
  即使仍然很貪心,但比起人類的無窮欲望,真的只是一點點而已。
  他明白自己對弟弟的愛早已超越常理上的手足之情,也或許這份感情某些層面上只是單方的一廂情願,可是他並不在乎。至少斯必茨在自己面前能夠感到安心,至少他願意對自己說出真正的想法,至少他會在需要的時候、希望自己就在身邊。
  艾斯想著想著,逕自露出滿足的微笑。

[最喜歡的部分]
  「乖,傷口給我看看。」
(↑好簡短!!)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嘴角的笑意/隱王(雷光/宵風)/08.06.05

[開頭]
  下午兩點。
  髮色搶眼的青年站在出租公寓門口轉動鑰匙,努力想打開大門,不過似乎不太順利。嘗試各種角度仍然徒勞之後,他拔出鑰匙端詳半晌,又放了回去。後頭跟著的人從頭到尾一語不發地看著他手忙腳亂。
  氣溫很悶熱。

[結尾]
  望著自從俄雨不在之後就沒整齊過的客廳,一切都沒有任何改變,沒有多了誰存在的痕跡。除了沙發上那條折成完美方形的毛毯,如同無聲的道謝。
  其實是個有禮貌的孩子吧。
  來去都像風一般的孩子。
  於是他對著灑落晨光的室內,突然惆悵得勾不出笑容。

[最喜歡的部分]
  還沒開瓶的汽水被擱置一旁,手套被凝結在瓶身的水滴沾濕,形成斑駁的深色痕跡。原本想把手套脫下來晾乾,但想了想又皺著眉頭作罷,索性身子一側,咚地倒在木製地板上。比起氣溫,地面顯得冰涼,感覺從接觸地面的臉頰傳來,還算明確清楚。他不因此開心也不因此難過,因為這無所謂。
  汽水淺的瓶身上結滿細小水珠,它們合併、變大,然後向下滑落,和瓶中冉冉上升的氣泡形成對比。宵風睜眼看著這些理所當然的現象,不覺得無聊。
  暗藍色的眼映在色瓶身上,光線也透過瓶身折射在他眼中,顏色變得有些微妙。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1.]Sapphire Princess/APH(米露)/09.02.18
  在他盯著呼吸在車窗玻璃上凝成的霧氣發呆期間,港口的橋式起重機悄然從成排整齊應該是倉庫的建築物後出現,接著車子轉彎駛向旅客大樓。四方型大樓靠陸地這一側的路上早已被接送旅客的車輛佔據,靠海那一側停靠著應該就是他被受邀搭乘的交通工具──一艘通頭徹尾雪白的巨輪。

[2.]Rainy Afternoon./Reborn(DHD)/07.01.31
  受潮的牆面剝蝕出一片片帶粉末的油漆,連同上頭不知何時被膽大妄為的學生畫上的塗鴉一起,原本就歪斜的人像笑臉更形扭曲,頗有超現實主義色彩。
  樓梯扶手也是,油漆部分生鏽斑駁了,帶著青褐紅不成比例混雜成的詭譎顏色,看上去有些骯髒,而塑膠扶把處也褪了色,顯得有些灰白。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淦XDDD有這種東西我都隱藏起來了,要挖出來分明是真正得羞恥噗類啊!!!!!!)

[1.]不存在的藉口/稻妻(南涼)/10.11.24
(這只是拿來湊答案的偽物,請不要太期待(淦)
  對於他的威脅不為所動,南雲依然保持相同的姿勢衝著他瞧。
  長時間以來都有練習時將袖子捲到肩膀的習慣,陽光在少年的手臂與肩膀交界處留下明顯的痕跡,健康的小麥膚色到那兒戛然而止,一線之隔外蒼白得令人有些訝異。練習留下的汗水還未乾透,皮膚在水銀燈冰冷的光線下閃著微微濕潤的光澤。
  嚥了嚥口水忍住伸手觸碰的衝動,畢竟相處多年下來,他明白對方是動真格會朝自己的肋骨或胃部毫不留情地狠踹的。於是他移動自己的視線對上那寒冷的目光。


[2.]無解證明題/APH(露立)/08.12.04
  他開口想說些什麼話作為反駁,卻只能發出不知是悲鳴還是呻吟的微弱氣音,於是上排牙齒又朝已經咬得發紅的下嘴唇咬去。奮力想抓住什麼分散注意力,指甲刮過地毯留下一排痕跡,什麼也抓不到,最後托里斯只能纂緊自己的裙擺。
  「為什麼不回答我呢?」伊凡的語調又變成一開始的陰鬱,原本緊箍著他的那隻手扳開他下巴,手指侵入口腔,用食指和中指夾住舌頭。身下另一隻手的力道明顯加重,夾雜了痛楚的快感令他戰慄而向後蜷縮,卻只是陷進身後的人柔軟的毛衣裡。
  微微仰頭的視線對上天花板的吊燈,光線因為盈滿眼眶的淚水變得模糊而渙散。

(好了,我可以去死了。(?)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甜]和平紀念日/APH(立露)/08.12.21
  視線被截斷後留下的是桌上花瓶裡插著的向日葵黃色的殘像,房間裡少數的明豔色彩。
  那些花是伊凡帶回來的,瓶子也是由他親手換水,托里斯曾經建議過這樣會佔去桌面空間,但是伊凡的表情讓他馬上就放棄這個請求。現在他偶爾在眼睛疲乏到無可復加而偷的時候,會盯著那些花發呆。
  托里斯看不到自己微微揚起的嘴角。

[歡樂]用餐禮儀/航海日誌/06.12.28
雞毛頭眨了眨眼,接著展開笑容,「原來你已經當爸爸了啊?真不簡單!媽媽是誰呢?」
客人不知道這個問題是大地雷,完全出自無意。
瑯效伸直手臂一指,「克萊恩... ...」
「... ...才是爸爸。」
一時反應不過來的安普愣了兩秒,這短短時間文左的槍口已經抵住金髮痞子腦側,然後整個餐廳爆出笑聲。

(超歡樂的。(咦?)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痛]生與勇氣之勳章/航海日誌/07.02.18
  瑯效回頭,迎面而來的是一張血盆大口,剛才被他刺傷的鯊魚並未一擊斃命,正在做垂死掙扎。這時候的動物最兇猛可怕,不顧一切地要將周圍的東西摧毀殆盡,只要牠的利牙所能及,不論是死鯨、人類、甚至同類,牠張口就咬。
  他想閃避卻來不及,成排利齒刺進他左肩,疼痛入骨。
  感覺得出上下齒列還在收緊,接著聽到彷彿什麼東西碎姴的聲音,瑯效痛到發不出慘叫,扭曲的面孔失去血色。
  幾乎是反射性地,他在意識混亂的狀態下再度舉起魚叉,不說分由便朝鯊魚刺去,貫穿眼睛,然後拔出來再刺。血噴了他滿身,已經分不出是自己的還是海洋生物的,垂死的鯊魚奮力甩動,他覺得手臂就要整支被扭掉,但他繼續攻擊,用盡全身力氣。

[悲傷]再見之前先說再見/船擬人相關/10.11.30
  他輕聲呼喚,回答的卻只有他自己的回聲。
  腳下混合著各種廢棄物的鐵砂窸窣作響,陽光透過機具與眾多殘骸間的縫隙灑落而下,地面和四周大部分景物都是骯髒暗沉的鐵鏽色,有點像血液乾涸後的顏色。明明身在這麼多同伴之中,他卻感受不到任何注視或氣息,在比沉睡更安靜的空氣裡,只能和高遠得看起來很孤寂的天空互相對望。
  記憶中模糊地浮現有著波浪般捲髮的美麗身影,最後一次見到巴塞隆納時,他深藏著許多年風雨天晴記憶的眼神更加深邃了,氣氛濃重得幾乎一擰就會滴出黏稠深色的悲傷。艾馬還記得,前輩把下巴靠在自己肩頭,在看不見的地方,溫熱的淚水一滴一滴地打在他背後……
  回神時他已經哭得無法分辨眼前的一切。他突然深刻地明白巴塞隆納已經不在。
  再也不存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了。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在你盲目底淚影深處/戰國BSR/10.11.13
  紅色身影高高站在城垛上,靈活地擺弄等身長的雙槍,伴隨身體和雙腳的動作流暢得彷彿正在起舞。火焰在身周環繞,隨著閃亮槍鋒劃過的軌跡盤旋成完美的弧度,而襯在他身後的背景,是一整片萬里無雲澄得刺眼的藍天。接著發現自己存在的少年便挾著萬千氣勢和彷彿永遠不會熄滅的紅連之火席捲而來。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的劇情/對話

既無怨懟亦非憐憫/APH(耀/香)/09.03.06
  香.港用另一隻手覆上王耀緊緊纂著自己手腕,傷痕累累的手,臉頰輕輕靠了上去。王耀的手不斷顫抖著,新的傷口結痂的傷口和附在上頭的沙土使得觸感變得粗糙,溫度也和記憶中的溫暖大相逕庭,是一種可怕的冰冷。
  「哥,請你放心,」孩子烏的大眼睛轉了轉,裡頭閃動著和年齡不符的堅定和強韌,「我會照顧好自己。」


.追溯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填寫當中最痛苦的是抓時間間隔,因為我寫文的空白期間往往很長(爆)
次痛苦的是挑出最甜/歡樂的段落,這種看起來簡單的題目對我而鏡然會覺得困難,老實說我自己也覺得很意外(咦)不過我知道自己的喜好是在故事裡面多少加進痛苦的成分(加太多啦),想一想好像也變得理所當然。
再來才是曬H片段的部分,之所以沒這麼感觸良多(?)是因為我根本很少寫露骨的激情戲(硍)
大部分都有貼出原文連結,鬼隱起來的部分......就讓它去吧
另外甜/歡樂、痛/悲傷在我心目中是很分明的四種要素,所以請容我各自分開來挑段落。
老實說我還滿害怕把名為「進化問卷」的東西填成退化史,好像從個時期開始我寫起東西就沒什麼太大變化了......錯覺嗎(咦)
最後是給看到這邊的你,都把我的羞恥PLAY全程觀賞完畢了,就擠個感想出來吧!!!不然我情何以堪!!!(欸)
不想寫感想也可以,就帶一份回去對自己羞恥PLAY一下,記得回來交作業。(何等惡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42-6af5deb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