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YGO【所以無關祈禱】(Wバクラ)

‧遊☆戯☆王デュエルモンスターズ衍生,Wバクラ






きっと僕だけはダメですよ


所以無關祈禱。






睜眼的時候他赤著腳在夢的邊緣游走。

從埃及歸來之後他好幾次重複做著幾乎雷同的夢,有著他似懂非懂的架構,和鮮明得幾近清醒的內容。
少年曾經在乍醒之初急忙提筆想記錄夢的形貌,卻發現什麼也寫不出來。

那是一個他不熟悉的世界,光裸的腳底踩在地面的觸感是柔軟溫熱的細砂,步履落下時無聲地流過指縫蓋住前半腳掌。
搔得他有點麻癢。

少年銀白色的長髮在平靜的空氣中無風自揚,陽光被折射得明亮。

放眼望去,是整片廣純粹的天與地,一路延伸到視線盡頭。
景色美得令人頭暈目眩,卻有種悵然若失的空盪。

蒼白的天空中飄著思念般藍色的雲朵,金黃的大地中央寂寞的河正在竄流。
他來到沒有波痕卻快速流逝的水邊。

水面卻映不出少年的容貌,依然只有蒼白的天空和藍色的雲朵。



吶,你真的不在了嗎?



x



最後還是認命的真正睜眼了,因為透過窗戶灑進的陽光太過猖獗。
一邊昏沉地疑惑著自己確實有在就寢前確認過窗簾有拉上,一邊有點不滿地朝窗戶的方向瞇起眼望去。

然後他愣住。
以為自己還在作夢,因為那影像太不真切了,少年揉了揉眼睛,努力把還很沉重的眼皮撐開,又仔細看了一回。

接著他不知道是太過難以置信還是逃避現實地,噗咚一聲倒回床上,翻著身拉起棉被蓋過頭頂。
打算回到那似乎才是真實世界的夢境中。

「喂,你那是什麼態度?」

熟悉不過的語氣和嗓音,毫無阻隔地透過被褥傳進耳道震動鼓膜,於是那由少年身體撐起的輪廓明顯地抖動了一下。

「喂!」
又一次傳來的語調更形強硬,並且透露著不耐。

少年只好探出他有著膨鬆銀髮的腦袋,側了側臉,對著聲音來源微微一笑。
「早安。」

對面沒有傳來回應,突然空間又靜默了下來,床頭鬧鐘指針緩慢走動的細微聲響,他因為緊張而稍微急促的呼吸聲,霎時顯得格外突兀。
陽光經過有些髒汙的窗玻璃折射而有些渙散,飄散空氣中的灰塵一明一滅。

幸好臥房很小,才不至於安靜得令人恐慌。

坐在窗邊的另一人霸佔著少年的書桌,椅子坐得很隨便,兩腳毫不彆扭地擱上了桌面。
手中拿的顯然是擅自從門口拿來,今天的報紙。

他回頭睨了少年一眼,又瞄了瞄報紙,接著一臉無趣地往一旁一撇,那幾張印滿時事消息的紙張緩緩飄落地面。
房間地板鋪了打亮過的木材,但是因為屋齡老舊而刮痕累累,表面也再不像裝潢當年一樣光滑。

接著他視線又移回少年身上,沒說什麼,就只是微微蹙眉半垂著眼瞼看著他的臉,毫不害臊,百無聊。

少年很迅速地恢復冷靜,清醒的明亮眼睛眨了眨,打算朝來到的不速之客開口說話。
但就在他開口的那剎那,不速之客搶先一步。

「為什麼呼喚我?」

「诶?」

他看著歪頭不解的少年,咬了咬牙。
「切,是你擅自把本大爺叫回來的,诶什麼诶!」

「我… …嗎?」

「算了!」
他突然碰一聲起身,動作粗魯得差點把原本坐著的椅子撞倒在地,
「馬上滾下床,本大爺累了想睡覺,敢吵鬧就走著瞧。」

面對無他毫無禮節的發言,少年習慣似的完全沒有受傷也沒有動怒的跡象,只是動作輕柔地下了床鋪,披上外套。
然後又突然想起什麼,拿起擺在床邊的書包衝到書桌前,開始對散放桌面的課本胡亂抓一通又塞進書包。

大概是因為慌張的關係而毫不得法,一不小心鬆了手,色皮面的書包從桌緣滑了出去,裡頭的書本啪啦一聲在地面散成意外完美的扇形。
他懊惱地驚呼了一聲,皺著眉開始撿拾散落物,卻有點笨手笨腳。

已經躺上床蓋好被單的闖入者這時猛然翻過身,臉上沒有笑容,卻也稱不上兇惡。
而他就用這張明明和少年有著一模一樣五官,氣質卻大相逕庭的面孔,以及似笑非笑又挑著眉帶點不以為然的微妙表情,做了令少年哭笑不得的發言。

「你睡糊塗了嗎,今天是星期天。」

正在收拾殘局的少年肩膀霎時僵住,愣了三秒之後轉向佔住整張床的惡霸傻傻地笑了笑。
「啊,真的嗎… …」

本來似乎不想搭理他打算就此進入夢鄉的入侵者這時又天外飛來一筆,
「等等睡醒之後大爺我要吃東西,準備好等著啊。」

少年沒回答,而他也沒打算等少年答覆,翻個身就見周公去了。
愣愣地盯著馬上就一動也不動的背影,在心裡納悶。

是不是太累了啊?

走出寢室時習慣性地帶上房門,當然是輕手輕腳。
他小聲的哼著歌朝浴室走去打算梳洗,然後打理早餐。
照料自己對於習慣一個人生活的他毫無困難之處,只是也許過於大而化之的個性讓他總是碰上麻煩,不過這是多加小心就可以克服的。

那個曾經纏著他好一段時間,帶給他無數困擾也許貼切點是痛苦的傢伙又出現了,莫名其妙地。
但是那樣的印象也只是剛開始,久而久之他漸漸麻木,然後變成習慣,甚至覺得那樣的存在理所當然。

最後那個不請自來的傢伙因為敗北而消失之後,第一個晚上他失眠了。

第二個晚上也是、然後第三個晚上。
接著終於昏沉入眠的第四個夜晚,少年開始做夢,就是重複到昨晚仍然清晰的,同一個夢境。
然後偶爾,會想起他,課堂間或是通勤的電車上,不是太強烈的情緒,卻平淡地一再浮現,似乎未曾消失過。

結果現在,那個有個和自己一模一樣面孔但本性卻惡質得無話可說的傢伙回來了,而他用一見如故的笑容對他道早安。
縱使沒有得到對等的善意回報。

少年完全不覺得這麼做有什麼不正確。

少年的名字叫獏良了。




17 Dec 07 
 
兩千字之後才出現主角的名字wwwwwwwww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41-72f3e5d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