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APH【堅強善變的人們(波立)】

▶與原作者、出版社、實際國家、人物、事件無關。

‧因為我萌的是波立所以他是波立。
‧但是如果你認為改成立波就不會雷到,其實也不是不能改(欸)
回頭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

       那麼善變的究竟是你還是我?






堅強善變的人們







  波.蘭不喜歡寒冷的天氣。

  這兒到了理當是春天的月份,氣溫卻還要好段時間才會回升,菲利克斯望著灰撲撲的天空不禁噘起嘴。原野上積雪仍未消融,導致耕種無法開始進行。立.陶.宛被俄.羅.斯帶走之後他終於開始自己下田,雖然這些年來在其他工作上做了更多努力,種田還是或多或少持續著。

  在隨風起浪的田野裡、在夕陽下金黃閃耀的麥穗上,有著過了很久仍然努力維持清晰的美好回憶。

  說到這個,立陶不是通知說要過來嗎?怎麼還不見人影,真是有夠慢吞吞的……抱緊臂膀抵禦寒風的同時,他忍不住發起牢騷。





  開闊的天與地令人頭暈目眩。即使飛鳥絕跡野獸匿蹤,綿延的原野覆蓋白雪,依然令托里斯感動得說不出話。由自己意識跨出的步伐,決定要走的方向,並且,腳下踏著熟悉的土地,大口呼吸著有家鄉味道的空氣,確確實實掌握在手中,許久未曾永有過的,自由的感覺。

  從俄.羅.斯家中離開後第一時間已經通知過波.蘭,畢竟他幫了很多忙,有消息也該馬上知道。

  『那立陶就來我家吧!你不在都沒人幫我打掃的說~』歡欣鼓舞的語氣還在耳邊迴響。雖然無奈,但是想到許久無人打掃的自家應該需要大大整頓一番,當下實在沒那麼多力氣,於是最後還是答應了。明知道菲利克斯家的慘況根本不會好到哪去,不過的確已經很久沒見面,這樣也不壞。

  被暗中接送回國之後馬上直奔波.蘭,但是長時間沒吃飽睡好,最近又因為忙著處理獨立的事而變本加,托里斯累壞了。雖然知道約好的時間就要超過,也只能默默在心裡道歉,對不起,菲利克斯、對不起。

  托里斯過去一向很守時。

  也許中間發生太多事情,包括那些不愉快的部分,他和波.蘭都是。但是現在有很多很多話想要說,像不說的話就會壞掉一般,幾近掙扎的渴望。唯一想到可以傾訴的也只有波.蘭了。

  他突然記起終於用自己的意志踏出俄.羅.斯家門那一刻,想跑去抱著菲利克斯大哭一場的念頭。





  籬笆外的身影從路的另一頭就看得很清楚。倒不是說因為站在那兒的人身材高大,而是身上的衣服顏色太過搶眼,在一切都還顯得黯淡的季節裡,想不注意到也難。

  匆忙奔跑之後托里斯毫無形像地大口吸著氣,就像小時候有一次為了把掉進河裡的菲利克斯拉上岸沒想到自己也摔進去,最後兩人花了很多時間掙扎回到岸上那時一樣。等到呼吸稍緩之後他終於直起身子,但視線卻不聽使喚地開始模糊。

  「我回來了。」

  穿得活像個公主的菲利克斯叉腰上下打量他,接著猛然撲上前抱住托里斯,撞得對方差點向後倒栽蔥。「立陶……你瘦太多了。」

  雖然肩膀依然筆挺好看,可是先前勤於農事和鍛鍊的結實身段都不復存在。雖然托里斯一直屬於精瘦的類型,但絕對不是這樣明顯營養不良、過度疲勞,看上去根本就生病了的模樣。也許是待在俄.羅.斯太久,連臉色都變得像那片終年寒冷的土地上一切都同樣的,稱不上色彩的蒼白。

  務農種田的日子已經在很遙遠的天邊,這些年來他能做的只有在那幢大得空蕩的宅邸裡忙進忙出,隨時準備應付突發事件例如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驚恐的求救,也例如手握滴著血的水管從外頭回來的俄.羅.斯先生。捱餓受凍和過度勞動是家常便飯,暴力相向還好只是偶爾,但也已經夠了,還有不管吃多少似乎都沒用處的胃藥,已經不只三餐飯後加睡前定時服用。

  「喂、立陶你有沒有在聽啊?你得吃胖一點才行,不然這樣超難抱的……」菲利克斯的聲音因為整個臉埋在托里斯肩膀而聽起來悶悶的。嗯,大概是這樣。「所以你等等就趕快去做晚餐吧。」

  托里斯突然又不想哭了。

  「走吧走吧~」一手拉著褐髮青年的袖子一手提起他簡單的行李,菲利克斯蹦蹦跳跳的硬拉著他想趕快進門。托里斯一愣一愣地跟在後頭,大概是第一次看到任性的波.蘭主動幫人拿東西。

  還來不及走到門口,菲利克斯就打了個大噴嚏。

  「真是的,這種天氣就該穿暖一點……」托里斯露出真受不了你啊的表情,無奈,但卻沒有責備的意思。「你不是怕冷嗎?」

  波.蘭甩了甩他一直自豪的金髮,用這沒什麼的得意洋洋表情說,「今天是立陶重要的日子嘛~當然要穿得漂漂亮亮來慶祝啊!」

  把外套披到他肩上,托里斯迅速地別過臉,看著房屋後頭落光葉子的樹林。

  「你哭什麼哭啊,現在就是該開開心心地笑!」眼尖的菲利克斯繞到他面前,不滿地鼓著臉頰,雖然身高矮了一截,氣勢卻略勝一籌。「走,慶祝慶祝!」





  第一次收成自己獨力種植的作物,看著秋風中如波浪般起伏的麥穗轉變成臂彎中結實的重量,沉甸甸、飽滿而美麗。發現托里斯不斷拿衣領抹眼睛後菲利克斯不識相地拿起一把麥子朝他頭上砸去,好啦我知道你發現我在偷懶了,我這就幫忙嘛!

  不是這樣的,大概是榖殼上的毛刺飛進眼睛……哇!托里斯被推進一旁的草堆裡,於是兩人扔下工作開始打鬧。

  風呼嘯過戰爭後滿目瘡痍的原野,即將西下的夕陽把大地燒灼成刺眼如血的紅色,他站在棄置四處的旗幟武器和臥的敵軍我軍屍體之間流淚。連戰袍都不忘華麗的摯友數落中藏不住笑意,立陶你真的最愛哭了,我們贏了不是嗎?你看,我們贏了。

  嗯,是啊,我們贏了……





  很久沒吃到托里斯親手做的家鄉菜,菲利克斯在餐桌對面吃得津津有味,當然已經把那身驚人的裝扮換下。他們並沒有真的開起慶祝大會,也毋須什麼盛大的慶祝活動,能夠再次像以前一樣同桌吃飯,舉杯飲酒,就是最大的禮物。

  俄.羅.斯先生家裡有著長長的餐桌,但是卻幾乎不曾有過所有人同桌吃飯的機會,大多數時候他總是忙得忘記正常進食,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則是因為害怕而總是端回各自房間,白.俄.羅.斯來的話俄.羅.斯先生就會躲在房間裡,即使餓壞了也不肯出來吃東西。後來那個很久之前曾經在戰場上交鋒過的普.魯.士,聽說他也住進俄.羅.斯先生家裡了,偶爾會偷偷跑來跟他要點心。

  最大的受害者還是托里斯自己,當忙完一切終於坐在桌子前的時候往往不是飯菜都涼了,就是胃痛得根本什麼也吃不下。

  胃口變得很小的托里斯很快就放下餐具轉而朝屋裡四周觀看,事實上波.蘭的房子並沒有他說的那樣亟需整理,甚至看得出各種顯示主人時常打掃的跡象,雖然和擅長家事的立.陶.宛相較之下有些笨手笨腳,不過對他而言已經是很大的進步。

  那個從小時候認識至今一直任性無比,面對陌生人卻十分怕生,會在工作時偷懶,在該緊張時卻悠悠哉哉,有時實在令自己氣到快哭出來的波.蘭。卻也是無論如何總是支持自己,雖然個子不高卻很堅強,摔得再重都能再次爬起來,然後總是口口聲聲說「不管怎樣我就是喜歡你」還能臉不紅氣不喘的波.蘭。

  這樣的傢伙令人無法拋下他,但事實上被照顧得比較多的究竟是誰,根本就分不出來。





  他看著一進門就拿出急救箱的菲利克斯不知道該做何感想。

  「波、波.蘭,拿出這個做什麼?你受傷了嗎?」

  菲利克斯挑起一邊眉毛,露出你是不是痴呆了的表情,「從俄.羅.斯那傢伙家裡逃出來,免不了受點傷吧?來,擦藥!」

  接過他硬塞到手裡的箱子但沒有打開,托里斯被他粗魯的體貼方式逗得忍不住笑起來。

  「你當真被水管打成腦震盪了啊,一下哭一下笑的……」

  「謝謝你,」他還是笑得停不下來,又過了一會兒才揉掉笑出來的眼淚,祖母的瞳孔直直望著因為搞不懂狀況而有點生氣的菲利克斯,「我真的沒有受傷,謝謝你。」





  波.蘭真的變了,變成自己不認識的波.蘭。

  之前在美.國先生家打工的時候,曾經趁著難得的機會跑去找菲利克斯,那時就發現他變得比以前外向,交了其他朋友,住在歐.洲南部叫作義.大.利的朋友。雖然這樣的變化難免令他感到惶恐不知所措,但是無論如何,菲利克斯能變得懂得照顧自己,這絕對是好事。即使他變成和以前不同的樣子也沒關係。

  畢竟看在波.蘭眼裡,自己也和以前有所不同了吧,不,或許是截然不同也說不定。就連托里斯本身,都無法確切地拼湊出印象中過去自己的樣子,並不全是因為記憶有所折損,漫長的時間之所以殘酷,是由於它不斷帶來不同的東西,好的不好的,喜歡的不喜歡的,無論什麼樣貌都必須被強迫接受。然後這些或細碎或鮮明的東西,用層層覆蓋的方式磨損侵蝕萬物包括肉體記憶舊有的形狀,終將導致它崩壞潰散。

  於是立.陶.宛甚至變成了自己都不認識的自己,這比面對他所不認識的波.蘭更令他驚惶千百萬倍。





  托里斯在客廳成排的書架前繞來繞去,發現不少當時自己託給菲利克斯保管的書籍也在當中,被完好如初的保存了下來。如果帶在身上或留在家中,應該都逃不過俄.羅.斯先生的破壞吧。

  然後他被某本書的書名所吸引,《堅強善變的人們》。

  「你在看什麼啊立陶?」菲利克斯從一旁探頭想瞧清楚他看得很入神的原因,「如果要找你的書的話,全都放在那幾排喔。我無聊的時候把它們全~都看完了說!」

  回過頭剛好看見波.蘭臉上是他特有的得意笑容,於是托里斯也笑了,「下次,換我借你的幾本書回去翻翻吧。」





  菲利克斯在托里斯先去洗澡之後不久偷偷摸摸溜到浴室門口。

  他發誓自己不是打算要幹什麼令人不齒的事,只是想確定上一回看到的景像是真的。新舊深淺不一的傷痕布滿托里斯整個背,當時尚未完全癒合,碰到熱水時托里斯痛得倒抽一大口氣。

  他知道門不會上鎖。

  在俄.羅.斯的大宅裡波.羅.的.海三國不許擁有門鎖,包括房門、浴室門、櫥櫃門,連抽屜和箱子都不可以上鎖。為的是要讓他們無法保有秘密,無法偷偷做出任何對俄.羅.斯不利的舉動,這樣他們才會乖乖聽話。表面上他們失去的是秘密,實際上失去的,是自由。

  但是最後菲利克斯並沒有偷偷打開浴室門進行確認,就先回房間整理了。


  當他終於奮力從對他身高而言有點勉強的櫃子上層拖出花俏的枕頭時,托里斯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擦著頭髮。菲利克斯本來抱著自己的衣服要走出門外,到了門口卻又退回來,站到托里斯背後。隔著襯衣和襯衫完全看不到那些傷痕,於是菲利克斯把手掌輕輕地貼上去。

  雖然已經完全不疼痛了,托里斯卻像被剝開傷口一般整個身子縮了一下,可是他沒有回頭,也沒發出抗議。

  「啊、會痛嗎?」

  托里斯背對著他搖搖頭,「不,不會痛……它們已經癒合了。」





  也許波.蘭比起立.陶.宛而言對所謂疼痛有更多了解。

  波.羅.的.海三國被擄走,被欺壓被強迫被暴力相向,睜眼活在幾乎能將人生吞的恐懼當中,閉眼那些過去美好生活的回憶又不斷如走馬燈般不斷重複撥放。他們的自由被奪走,意志被禁錮,文化被強制覆蓋,語言被強迫重新學習,大家都一起受傷過、流血過、疼痛過。

  但波.蘭獨自一人面對毀滅後的恐怖,旗幟在他眼前焚毀,土地就像籌碼似地被任意瓜分。不見天日是什麼感覺,四分五裂是什麼感覺,疼痛到沒有感覺是什麼感覺,幾乎灰飛煙滅,那又是什麼感覺。然而他強韌地存活了下來,即使國土分裂,人民四散,只要眾人的精神存在一天,他就活著一天。藉由各種方式,在漂浮天空的雲朵中,在原野奔馳的風裡,在波羅的海凶險翻騰的浪花間,在寒冬飛舞的雪花上,在春天綻放的花朵四周,在夏季茂盛翠的樹梢,在仲秋豐收的金黃稻穗頂端,他存在,然後在一切都適宜的時機,他會如浴火鳳凰重生,也許稱不上完好無缺,至少該在的都在。

  協約簽訂後立.陶.宛奉命從波.蘭手中取回維.爾.紐.斯,那是發生在他們之間數一數二嚴重的不愉快,但也同時就在那天他看見了記憶中從沒有過的波.蘭。脆弱又強韌,破碎又完好,能把即將到來的痛楚輕易帶過的笑容,那是經歷許多事情之後變得不信任世界的笑容。在那雙映著戰火的孔雀瞳孔深處他看到了任性輕浮以外的其他東西,並且相信波.蘭也許是他認識地所有國家中,最堅強的一個。

  經歷三死三生的波.蘭,如果只是改變了這麼多,那麼,善變的究竟是他,還是自己?





  要找回像這樣並肩躺著的光景,必須穿越數百年的時空和顛簸的路途,那時的他們更年輕,強大、富足並且高枕無憂。一切都和現在大相逕庭。

  曾經有次他們躺在收割過後推起的柔軟草堆當中,仰望漆夜空中的繁星,聽說是星座卻怎麼看都看不出端倪的星群,雖然不特別耀眼卻重要非常的北極星,跨夜空並有著浪漫傳說的銀河,以及從天頂落入凡塵生命短暫的流星。

  星空幾乎是亙古不變,而千百年來他們雖然變動緩慢,卻確實的逐漸變成截然不同的樣子,同時也逐漸忘卻自己原有的模樣。


  「立陶你放心,我不會搶你被子的!」菲利克斯一邊戴上俏皮得有點令人無法忍受的粉紅色睡帽時一邊說。

  即使這樣托里斯還是下意識纂緊被單,上一次跟這傢伙蓋同一條被子的時間雖然模糊,但是被冷醒的記憶卻還相當清楚。「哈哈……你要說話算話啊。」

  然而他們躺著並沒有馬上睡著,也許是因為各懷心事,或是還在咀嚼重逢的感覺。

  最後嘴巴動得和腦筋一樣快的菲利克斯搶先一步開口。「別擔心,立陶,一定會好起來的。」

  托里斯分不清他究竟是在睡前的自言自語,還是說給一旁的自己聽。

  「你乾脆就搬過來一起住怎麼樣?」菲利克斯翻過身面對他,「而且你家本來就在附近,有事情再趕回去也綽綽有餘。反正我家還有很多空間,一個人住實在很無聊的說……」

  他這個提議實在有點太突然也太瘋狂,自己畢竟疲倦了,托里斯決定等睡飽精神充足之後再慢慢思考,於是他用他會好好考慮的答案讓任性的菲利克斯暫時滿意。

  「等天氣好之後,再一起去看星星吧!」

  「好啊。」

  「啊,義.大.利家有個地方叫威.尼.斯,那裡很漂亮喔!有空一定要帶你去!」

  「嗯……」

  「對了,我說啊,立陶、咦?立陶?」菲利克斯安靜下來才發現身邊只剩下平穩的呼吸聲,果然還是累了嗎,難怪一臉睡眠不足的樣子。

  看著托里斯放鬆舒展的眉頭,他靜靜地笑了,就是這張臉,過了幾百年睡著的表情還是沒變嘛。低頭在睡著的褐髮青年眉心落下輕吻,並隨手捻熄檯燈。

  『晚安,親愛的托里斯,歡迎回來。』



Fin.


2009.01.31

根本就沒有堅強善變的人們這本書,但是波蘭文學有些還不錯,我前陣子熱衷了一段時間(?)
波蘭被瓜分的次數有各種說法,三次只是其中一種請不要太在意,因為我歷史真的超爛XDDD然後、請說立陶是心思細膩,不是愛哭。(喂)
最後那邊失控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631-b7af748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