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倉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op

隱の王【暮靄般的沉默】(壬晴/宵風)



隱の王衍生,時間點無視。

*雖然說想著無CP但是怎麼最後連我自己都覺得偏向壬宵.........=_=




暮靄般
      的

          沉默









那天的天空過於乾淨。

整片鋪陳開來的淺青色背景上沒有千變萬化的雲朵,只有一架孤單的飛機獨自航在高高的天頂。機尾後頭的雲曳得很長,彷彿在這片藍色疆域上切割出楚河漢界。

走著的兩人沒有抬頭欣賞。
過於乾淨的天空深邃得似乎無窮無盡,浪漫些的人或許會說,如果這時祈禱的話,一定能夠上達天聽。


但是一高一矮的身影只是沉默地走著。

風吹過初秋時分欲熟未熟的稻田,泛起一波一波草浪。瀏海和鬢邊的頭髮偶爾干擾視線,臉頰被搔得有點癢。

道路在無語安靜的空氣中蜿蜒著。


x


黃昏的時候他們抵達首次單獨對話的郊外。

宵風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再回到偏遠的藏身處,自然而然地那些循著死神氣息而聚集的落魄人早就四散而去。連終日等待啃食屍體的烏鴉群也不見蹤影。

夕陽餘暉下廢棄鐵道反射黯淡的銅色光芒,一路上雜草長得更高了,有些窒礙難行。壬晴伸手撥去阻擋視線的芒草時被劃傷了指頭,他看著細微的傷口滲出小小的血滴。宵風停步側著頭關切,但是壬晴只是將手指含進嘴裡吸了吸傷處,決定就此了事。

破敗的舊車廂幾乎已經和竹林融為一體,車體表面上的漆經過風雨打蝕,早就剝落殆盡,看不出原本的顏色。歪斜停放的兩節車廂無法提供溫暖,遮風避雨也只談得上勉強,不過宵風卻曾經選擇此處作為躲藏之地。


寧可不回去能夠吃飽睡暖的,雪見的家。

僅僅只是為了找個安靜處喘口氣,遠離世界遠離人群,就他自己一個人。然而那些追尋死亡的人卻跟了上來,直逼得他喘不過氣。
他不是死亡本身,所企求的也不是單純的死亡。他… …

什麼也不是。


x


壬晴疑惑的視線將他拉出思緒,宵風壓低帽沿,不想讓他望見眼底浮上的波紋。

腳步踏在木板地面嘎吱作響,竹葉從沒了玻璃的窗口和破了洞的車頂飄進車廂內,鋪了滿地。新的疊上舊的,浸了前一陣子落下的雨水之後,漫出些微腐敗發霉的氣味。

攪和在清新的空氣中,像是乾淨河流裡的一道汙濁。

兩人在兩側椅子分別揀了座位,然後坐下。過程中完全沒有交談,像是有了全然的默契。


壬晴坐下後伸了伸腿,整天行走下來確實是累了,接著他望向車窗外只剩幾點的餘光,呈現詭異的紫紅色。對面的衣身影則是馬上把雙腿縮上椅面,並用雙臂圈住。
他沒去關心時間與光影的變化,倒是無意識地盯著男孩沒有情緒起伏的側臉。

最後他們才對上視線。沒有衝擊、沒有隱諱、也沒有誰逃避。
然後就在這樣理所當然的靜默當中,身材瘦小的髮男孩也弓起雙腿,手臂環住,頭顱斜放上膝蓋。
現在兩人的姿勢變得微妙地相似。

大概是累了,也大概是最近已經講了太多話,他們都沒有因為缺乏交談而侷促不安。波長同樣平穩的視線,像是在解讀對方眼神,又像在想著各自的事。

蟋蟀的鳴叫是夜晚帷幕降下的聲音。


x


由於疲倦,宵風很早便躺下來睡了。

然而另一排長椅上的男孩卻睡意全無,反反覆覆地變換各種動作,卻沒一個令他感到舒適。六条壬晴也許沒意識到,這即是所謂的焦慮。

四周有許多來源不同的聲音,蛙叫蟲鳴,某種鳥類遙遠陰森的啼聲,以及夜風吹過竹林的窸窣。不過卻有另一個聲響讓他覺得特別難以忽略。

宵風混濁而細微的呼吸聲從暗的另一頭傳來,那樣地斷斷續續令他感到緊繃。每當呼氣聲逐漸微弱後,吸氣聲卻沒有馬上接著出現時,壬晴就會有種想立刻上前確認他心跳的衝動。

一直處變不驚的他,從來沒有如此地神經質過。


被稱作死神的孩子不願意存在,可是這一刻卻又確確實實地存在。
伏臥在廢棄車廂的長椅上,安靜地睡著了。有點艱難地呼吸著,削瘦胸腔的深處,心臟也努力跳動著。

即使充滿雜質,生命本身仍然是純粹的。
無色透明,所以不論在暗中或強光下,都不見形體。可是人們卻可以透過各種方法感受它就在那裏。

出生、呼吸、活著、存在,然後才是死亡。


x


直到各種生物的鳴叫聲都逐漸稀疏了,壬晴還沒入睡。側躺在椅板上時覺得實在太過堅硬,連睡慣了的榻榻米都無法比擬。

晚風帶走日間殘餘的溫度,氣溫驟降。露水也偷偷地在每個角落凝結,嗅到潮濕氣息的男孩打了個顫。
就要午夜了吧,他想。

突然地另一頭傳來急促的咳嗽聲。已經神經質過久的壬晴立刻起身便要衝向前去,情急當中跨出步伐那一刻踉蹌了幾下。昏暗得幾乎漆的光線下,越車廂似乎變成遙遠的路途。

腳步揚起散落的竹葉,沙沙作響。

也許是耐不住夜晚偏低的氣溫,宵風抱著胸口的姿態令人心寒。
幸好一會兒之後狀況便好轉許多,但是他仍然維持著雙手圈緊自己的動作,呼吸帶著悶悶的雜音。


壬晴脫了棉質運動外套給宵風蓋上,也許薄薄的布料對於抵擋寒意沒有太大效果,但這樣至少能安心些。

外套輕輕落在肩上那一刻宵風微睜眼睛,嘴型也半開著像是想要說些什麼。男孩伸手摸了摸他臉頰,帶著痛楚的笑容在逆光的暗中隱沒,沒人發現,包括他自己。
兩人的體溫同樣冰冷。

最後他什麼也沒說便跌回睡夢當中。

不過壬晴確實看見了映在黯藍雙眼中,那幾乎不可見的光芒。幽微而遙遠,彷彿伸手一捻就會熄滅。
如同宵風隨時都可能會消逝的生命星火。


x


回到原先的位子上時已經沒有剛才躺過的餘溫。至於為什麼沒有乾脆就陪在宵風身邊,他自己也不清楚。蜷著身體倒在冰冷潮濕的椅面,聽著萬籟俱寂之後僅剩的,自己的心跳聲。

腦海中浮現宵風沾滿塵土血水和淚水的驚恐神色,呢喃說著我不想死啊。
那是在死亡邊緣意識恍惚之中,不小心洩露的真切想法,沒有麻木面具遮蔽地,暴露在外。

他害怕死亡,不想死去。其實他也曾經由衷地希望自己是個確實的存在。

但卻又因為太過溫柔而寧願自己從未存在。

壬晴說他狡猾。
再也無法獨善其身,再也無法漠不關心,義無反顧地踏入無法回頭的世界。全是從衣死神的一句威脅和一個願望開始的。


x


宵風,你很狡猾。
你把我拉進了你的世界,現在你卻要從我的世界當中離去。

消失得徹徹底底,痕跡、笑靨、過往、記憶,什麼也不會留下。


整個世界都留不住你了。
只是成為隱世之王,一定是留不住你的吧。


宵風,你真的很狡猾。
也許我有能力將你送往嚮往已久的世界,但是我自己卻,永遠無法回到如同從前那種,沒有重要事物的世界了。



宵風… …


x


升上天頂的月亮投下冷白的銀芒,從竹林葉縫間,車頂的破洞外,靜靜的滲了進來。
壬晴現在可以看清對面熟睡的人影,和他緊閉的眼簾。
空氣依然濕冷,但是男孩卻像是思考累了,也因為視線的充實而稍微安心了,意識終於漸漸地沉入夢鄉。

只想要一個,沉默而安然的夢境。





2008.06.14 あおと



壬宵壬對我而言比雷光宵風還難啊,為什麼=_=b
而且還硬要寫成沒有對話的就更限制,我到底在固執什麼......

於是考試死定了,滾去奮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2008.06.14 Sat 21:10  |  オルト #-
>>全是從衣死神的一句威脅和一個願望開始

還說你不是來硬的... ...v-390
  [URL] [Edit]
2008.06.14 Sat 22:03  |  アイバ #-
我喜歡字裡行間的感覺i-221
宵風好狡猾但是我們不能沒有你i-240i-240(幼稚
文寫完了接下來要專心念書了啦XD(指)
  [URL] [Edit]
2008.06.15 Sun 22:54  |  オルト #-
是說今天我邊想你這篇文邊翻了第七集
看到宵風說我不想死的那個畫面差點噴淚啊(是有這麼激動)
 
生命之火描述的片段用字好美v-406
倒數第二段真的哭了啊宵宵我不能沒有你(?)!!!
 
總之又是很純情很乾淨可是好心疼v-406(還哭)
  [URL] [Edit]
2008.06.15 Sun 22:57  |  オルト #-
我忘了說Orz
其實我覺得壬宵壬的萌點
大概在兩人之間那段似有若無的距離
進一步太膩退一步又顯得疏遠
但是正因為維持在這樣的距離
所以更加珍惜彼此

(總算正經了)
  [URL] [Edit]
2008.06.17 Tue 16:12  |  蒼人 #-
我覺得我已經快翻牆去隔壁了(臉色凝重(?
  [URL] [Edit]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http://omaezaki0211.blog111.fc2.com/tb.php/346-6e9873a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